银魂之剑心 第三章:可以让在下转世投胎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银魂之剑心最新章节!

    人死后的世界里,为什么会有花香,又为何会有春意?

    眼前浮现的光影在重重叠叠的变换中,逐渐不再被人看懂。

    熟悉的人,陌生的人,从一而终开始的旅途,名为剑心的短短的人生旅途上,最终走到的路的尽头。

    却是...比任何人都要更快的抵达生命的终点。

    或许曾经亲手送过太多人前来这个世界,又或许在人世间也终归有太多太多的一切让他难以忘却。

    所以,渴求一碗孟婆汤,剑心是认真的。

    为何要留恋在这等痛苦的记忆中,不断的品味,不断的回忆呢?

    一碗孟婆汤下去,全部忘的一干二净。

    来年,自己又是另一个自己,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重新再来一次,再一次开启全新的人生。

    人死如灯灭。

    剑心已经不再了。

    剑心真的已经死了。

    “呀~这里怎么还有这么一个人?”剑心是站在地面上的,但来者却是漂浮在半空中。

    小小的扇子遮掩住自己的下半张脸,那双樱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好奇与...食欲?

    胸口呼之欲出的饱满夺人眼球,只可惜剑心从来就不是什么懂得风雅的人。

    粉色的短发被浴帽包裹着,垂落在俩边,姣好身姿的少女...

    或许,真的能够称之为少女?

    “在下是一个等待投胎之人...敢问小姐你...难道...你就是孟婆?”思来想去,也实在不知道在地狱里,还能有什么样的身份能够与眼前这位少女对的上号。

    但真的要算的话,也许孟婆就是她吧。

    毕竟这个世界,可不是他自己穿越之前的世界。

    说不定这里的孟婆,就是这样的少女模样呢?

    “孟婆?阿拉阿拉,居然把人家当成孟婆了,你这个男人,还真是没有一点儿的眼力劲呢~”

    说是这样说,但出人意料的是没有半点儿的不满神色,反而是凑上前来仔细的闻了闻。

    就好像是在等待着吃饭的少女,未曾等到饭菜到来,却总想在冰箱里闻一闻有没有能吃的东西的模样。

    少女樱色的眼睛带着迥异的神光,好奇的说道:“呐,你的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你在来到这里之前,是哪里的人啊~人间之里?”

    “人间之里是哪里?在下不知道,在下自活人的世界而来,死而无憾,现在只想要重新开始我的下一辈子的人生,假若可以的话,假若我的罪孽被赎清的话。”

    剑心不动声色的退后几步,少女那潜藏的食欲还真是令人觉得有些害怕呢:“可否告知在下,你的名字?”

    “我吗~人家叫做幽幽子,西行寺幽幽子哦~”

    环顾着剑心的周围飘荡了一圈,幽幽子好奇的问道:“赎罪?你有什么好赎罪的,你的体内不是充斥着来自大地的馈赠吗?你是受到祝福的人啊。”

    “这等祝福,是只有拯救过数之不尽的人类,甚至是拯救了大地本身才能具有的祝福,难道你是某个大陆的勇者,击败了魔王的勇者吗?”

    “勇者吗?倒不如说我其实就是那个魔王,在人类中,在天人眼中,都是令人觉得害怕,令人觉得最该死的那一个。”

    这是剑心阐述的事实,也是在未曾赎罪之前的悲哀。

    现在,十字伤疤的离开,已经让他能够放下心底里的负担了。

    “我千辛万苦把你拉到幻想乡来,可不是让你急着去找阎王报道,投胎转世的。”就在这时,虚空出现了一道裂缝。

    在那黑漆漆的裂痕中农是幽深的黑暗,剑心将目光看过去,在黑暗的缝隙中密密麻麻的眼睛让他的头皮都有些发麻。

    然后,更让他觉得惊骇的事情出现了。

    从这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人啊喂!而且还是一个金色发系的**御姐啊!

    等等!在这个人死后的世界里?她...

    岂可修!这不就是再说她其实也是个死人吗?

    这么漂亮的少女居然也有人下得去手啊,太可恶了!

    “咦?你那一副愤恨的表情干什么?你难道...在怨恨我把你拉到这个世界来?”从缝隙中他出来,八云紫站在幽幽子的身边,同样的打开了这样捂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

    这两个人的动作,怎么看着这么一致呢~

    “这死后的世界,再加上你口中所说的那一切,你就是去到人间引渡死掉的人的灵魂来到地狱的使者吧?在下绯村剑心,失礼了。”

    双手交叉放在袖口中,剑心低头鞠躬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这才站直了身体说道:“耽误的时间很久了,可以...让在下走了吗?”

    “我还真是头一次看到,一个死了以后不曾大吵大闹说自己没死,或者是央求着要回到人间的家伙。”

    “你这么坦然,难道在人间,你真的没有一点点留恋的了吗?”八云紫见过太多太多的人,但这个古明地觉从另一个世界拉过来的人,却是这样的让她觉得好奇。

    觉可没有封闭自己的眼睛,她是能够读到他人内心的想法的。

    但就算如此,一趟别样的旅行,却让这个读心的妖怪,将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

    而此刻,这个男人就站在自己的眼前。

    能够偷走读心妖怪的心的人类,这难道不值得八云紫去好好的探究探究吗?

    “在下以了无遗憾,所有的一切,全都做到了,在下...满足了。”

    人的一生不全都是只有痛苦,与名为痛苦交织的,是幸福。

    无论二者之间是谁比较侧重,但苦痛与幸福,本就相互依存。

    剑心感受到的温暖,人世间难得的幸福,相比起犹若汪洋大海般的悲切,那不过是小小的一杯。

    但既使如此,每当回忆的时候,这一杯幸福细细的品茗,总归能够让他露出嘴角的笑容。

    发自心底。

    人因为遗憾而不甘心,而想要重新回到人世,觉得自己可以再来一次。

    如此循环,痛苦的人生,那小小的一杯幸福,不够他们的豪饮,故此,轮回就这样开始了。

    但剑心不同,他以满足,他...无憾。

    “真的?”

    “真的。”

    “你可知道,是古明地觉要我将你拉到这个世界来的,而且这里,也并不是你所在的世界。”

    “那么,这里是人死后的世界吗?”

    “说起来,的确是你说的没错,这里是冥界白玉楼。”

    “那么这样就足够了,请让在下投胎转世吧。”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转世投胎的话,是真正的重新开始,不曾会拉扯到任何的关系的那种?

    这样的话,心底里还真是有了一些小小的遗憾了呢。

    遗憾着与他们之间,隔着的是两个世界,但也仅此而已。

    “你这个男人,可真是有趣的很。”八云紫将扇子“啪”的一声收敛起来,面容上透露出古怪的神色:“有个人要见你。”

    “小四吗?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她了,这样一来,这里,就是幻想乡了吧。”

    “是的,你也知道幻想乡,那你也应该知道,在这里,任何的奇幻都是允许能够被存在的,包括你本身。”

    “我知道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以人类而言,你很了不起,作为人,你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但这里是幻想乡,你手中沾染的鲜血,还不足那些妖怪们的十分之一。”

    “所以,你无须觉得介怀,真的要说的话,其实我...杀了也不止千人。”金色的瞳孔里倒映着剑心的身影,这个男人,和其他的人类完全不同。

    在八云紫长达不可计数的岁月中,似他这样的男人,几乎未曾见到过。

    “你们是妖怪?原来如此,人与妖...那么,你们所屠杀的人不止千人,可你们是妖怪。”

    剑心先是了然,随即才恍然,最终面色淡然。

    “这又如何?”八云紫好奇的问道。

    “但我是人。”

    这四个字的吐露,让八云紫的身体微微一怔。

    这个男人,是如此的相信着自己的身份,并且,是在为自己身为人类的这个身份而觉得自豪?

    为什么?

    他明明知道那所做的那一切,在人类中,他已经是不被承认的人了。

    千人斩,拔刀斋,人魔,这些种种,不都是他吗?

    “是吗?可你看起来,并不像。”

    “啊~就如同你一样,看起来也不像是妖怪,我一直以为妖怪,都是那种庞大的身躯,张牙舞爪的野兽,没想到,居然是一位妙龄少女。”

    剑心苦笑着说道:“又或许可以这样说,你是妖怪中的异类,而我,是人类中的异类。”

    “不不不,你就只是个人罢了,但像我这样的妖怪还有很多,化成人形的在幻想乡里比比皆是,而且我...而且我...”

    说着说着,八云紫也不由的沉默了下来。

    妖怪,啊~幻想乡的确不止她一个妖怪。

    但境界的妖怪,还有能别的人吗?

    说她八云紫是妖怪中的异类,这一点,还真的没有说错。

    她是唯一的一个。在妖怪这个大体里,小类分别里的唯一的一个。

    境界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