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穿越后巨星[重生]最新章节!

    在不明状况以前,太过刺激可能适得其反。

    ※

    这“言之有物”也算是论坛老马了,而且还真是个言而有信的马甲。鉴于这货经常狂奔于各种掐架中,各种阵营都站过,知道他的倒也人不少,也早就有人好奇这个闲得发慌的家伙是个谁。这下子赌约一出,瞬间围观者成倍数增加,楼也从三角恋歪到了天角北,就算不是古言和同人频道的读者作者们都对这个赌约表示迫不及待,一个个排成队形呼吁叙述者赶紧vip,人闲钱多的读者们一致表明一点都不介意叙述者入v哟~!

    基本不逛论坛,这才逛一次就看到关于即将签约的叙述者的火帖,总编大人表示心一下子有点塞。要不是叙述者行文够老练,故事让人欲罢不能,情节创新且一环扣一环,让她看出了对方的前景极端好,总编铁定要再观察个一、两年才考虑签驻站。同时,作为将军文的新读者之一,总编也只有将人抓到手,才能各种s对方更新,为了看文,总编也是蛮拼的。

    不管网络上闹得怎么沸沸扬扬,除非人肉等行为,一般不会对现实生活造成影响,现实里人们一般还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比如申虚拍戏同时已经命张明着手帮他准备开学的事宜;比如申芷全速存稿,准备在《朝圣纪元》开拍前先去趟一个人的旅行,见识这个世界的真实,寻求感悟突破;又比如两人的邻居司闻少将被外派出机密任务;再比如爱慕司闻的周哲楷正承受着他亲妈的怒火……

    “啪”地一声极为响亮,收敛了惯常的笑容的莫如兰恨恨地打了周哲楷一巴掌,力道大得周哲楷都被扇退了三步,嘴角渗出了血迹。

    “如果不是杀手组织提了下有杀手接下你的买卖后失联多日,我都不知道你背着我□□。你杀其他人随意,但你不该买凶周芷雅的便宜哥哥。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这会留下让别人追查的痕迹这种蠢话,我教导你时便强调过不下三次。哲楷,你明知这极可能让我掌握的一切在你一个不慎中被毁个一干二净,为什么还去做?因为你在我跟司闻的‘冲突’里选择了他。我可告诉你,就算现在杀手死的不明不白,她的便宜哥哥没事,也别存任何侥幸心态,做事仍不顾后果,因为你的愚蠢已经为对方敲响了警钟,影响了我的计划。”莫如兰掏出手帕,垂眸低看,缓缓地擦拭通红的手,越是生气,语调越是轻慢,字字诛心,“那个被黑道玩弄的张一飞也是……一个两个都是废物。我不需要连条听话狗都比不上的儿子,滚出去,你的一切从此以后跟我无关。”

    “妈、二婶,对不起我错了,我求求你,别做出这样的决定,我求你!”周哲楷整张脸瞬间苍白如纸,他惊慌失措地跪下,紧紧地抱着莫如兰修长笔直的双腿,死都不放手,“二婶我会听话,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不对,我发誓没有下次,求求你别不要我,我求你,呜呜……”

    “想得到我原谅,可以,”莫如兰朱红色的唇浅浅地勾起,看似随意地道,“你挑一个世家女或者别的家族继承者订婚,并在一年内完婚。”

    周哲楷听到话愕然抬头,他整个人都抖着,视线里的妈妈优雅平静如冰山之巅悄然绽放的雪莲,给出的选择题却比凌迟还让人生不如死,周哲楷知道这个要求的用意,很清楚。他因嫉妒申虚和闻哥好而犯错,所以只有断了他对闻哥的念想,才能避免他再被怒火冲昏理智做出威胁她的事。周哲楷仍旧跪着,颓败地讲莫如兰的腿抱得更紧,生怕她离开,“二婶,我、我做不到,求你……”

    莫如兰不等周哲楷再说什么,轻而易举地抽回脚,睨了他一眼:“滚出去。”

    莫如兰语调轻轻,姿态优雅地绕腿倚在贵妃椅上,漠视身前的周哲楷。对她来说,没有利用价值的蠢东西,没必要浪费心思。

    这是妈给他的最后一个机会,周哲楷心知肚明,他颓然地跪坐地上,双手握拳。一边是伸出手将他拉出孤独深渊给过他不愿放手的温暖的救赎,一边是总收起手让他疲于追逐却死都不会放弃的至亲……选什么都是彻骨地痛!

    为什么要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申虚!就是因为这个贱民的出现导致一切都不在掌握之中!还有芷雅妹…周芷雅,她为什么还要出现,跟那个贱民一起步步逼紧,夺走他的所有!他恨这两人。

    周哲楷对现状无比愤恨,平拙的指甲因用力过猛抠伤手心,在这个瞬间,他脑子从未如此清醒地高速运作过,他虚弱却语调镇定地道:“二婶,假如让我放弃闻哥,那我还有什么理由要继续去讨好父母亲,去妨碍他们发现芷雅妹妹,去为我们二房努力……没有。前提条件都不成立了,后续发展不都没必要了吗。”是的,他在威胁,他跟他的亲妈谈条件,两边他都不会放手。

    莫如兰的红唇更大角度地扬起,不仅不恼,还意外地满意,小儿子最大程度地开窍,脑子清醒到连她都能谈条件的话,日后行事她会更放心。

    莫如兰挽了下鬓角下垂的黑发,目光如水地凝视周哲楷:“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知道了。”

    ——这次教训,够重的了。

    *

    “大家听说了吗?”

    “什么事?”

    “据说今年三国新锐赛,陈诺被空降部队挤掉了。”

    “什么?!对方什么来头,这种靠实力说话的赛事都能空降?陈诺的实力还不是垫底,好歹是曾经赢过汗国朴信英跟和国上杉宏也、藤绮健的实力派。”

    “谁知道,连个名字都还没公布,陈诺真苦逼,被关系了吧,失去为国争光的机会。”

    “他不是陈烨的儿子吗,怎么也不会被挤掉吧……”

    “陈烨也只是见习长老嘛,当后台大大地不足。”

    “不过自从司闻和古狄鸣上届缺席后,都没出现什么好夺冠苗子呢,多一个或少一个陈诺没关系。”

    “不管那么多,靠关系夺得名额的家伙都特么地恶心。”

    “嘘,他来了。”

    议论中心的陈诺走进华国武术协会,敏感如他早就发现了一群人的视线有意无意地扫过来,心里明白为的是什么。不说这一群人,他自己都不懂他爸陈烨为何就把他换下来,他的实力并非第一,但也是协会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够高了好么!

    陈诺比他们知道的只多一点,他爸找来替代他的是最近当红影星申虚,一个身子骨瘦弱脸色煞白无血气的弱鸡。想到那个瘦得跟竹竿似的国民男神要取代他出赛,陈诺的内心是崩溃的。要不是清楚他爸的为人,他都想问一句,你收了对方多少钱!毕竟新锐赛也是很受华国民众瞩目的赛事,选手知名度和曝光度都很高。

    幸而陈诺有优势,他才十九岁,他未来还有至少一次机会,所以这次不能出赛他不心痛……怎么可能!

    #好想黑入申虚电脑找黑历史肿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哪怕怨念几乎能化成阴霾吞噬对他指指点点的人,陈诺也没真做出出格的事,只是一个人在练习场练武。他

    陈诺并不是天赋出众的孩子,但他绝对是最努力的人之一。他会凭努力变得更强,强到没有人哪怕是他父亲也不能剥夺他的机会!

    静得只剩下出拳风声的练武场在寂静久后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哦呀,陈桑,听说你今年没有机会参与新锐赛,好可惜呢~”说话的是和国的慰问团员上杉雅也,他随意地撑在护栏边上托着脸,一脸无聊,“华国的话,也没什么能上得了台面的选手了呢,是个弱旅。啊~就算以前的那位号称年轻一辈最强者还在,我都能让他爬出赛场。”

    “自以为是的岛国人民,”陈诺有点怒,摆出战斗的姿态,“你哥也只是我的手下败将,败将家的小儿子,何以言勇。”

    “我们来试试。说起来,别把我跟宏也那个丧家之犬相提并论哟。”语毕,上杉雅也摆出了战斗姿势,“我的话,会让陈诺桑品尝失败的滋味。”

    “哼!”

    气氛瞬间便剑拔弩张起来。

    清扫的工具掉下时两人就交起手来,一直到半小时后,陈诺败阵,被上杉雅也压在地上。

    两人的动静闹得挺大,却都没有他人知道,临近午餐时间,懒散的年轻人们早早就去解决生理需求了。

    “无聊透了~”上杉雅也放开了陈诺,头也不回地就离开,“连作为和国最后一名的我都打不过的话,华国那些偷奸耍滑的选手毫无挑战意义。让大家感觉赢得容易变得骄傲自满就不好了,你说是吗,陈桑。”

    陈诺愤怒地锤了一下地,气的是自己的弱小,他不能用实力煽这个得意洋洋的和货一脸。咬了咬牙,陈诺带点不甘地道:“然而我甚至还没有成为出赛选手的资格,打败了我你傲气什么?”

    “我拭目以待,陈败将,再见。”上杉雅也耸耸肩,带着点嗤笑的意味。

    一个人的能力再高,都不可能在混战里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既然如此,跟预测名单出入只有一人的情况下,和国想赢华国那是手到擒来的是。

    上杉雅也傲的是数据,傲的是他们这辈人的努力,傲的是实力。

    那个叫申虚的名不见经传人物,不足为惧。

    被人多次用话语和脑补提到过无数次的申虚这天睡午觉时打了n个喷嚏,差点让申芷以为他感冒了。

    喷嚏打多了,影响睡眠质量,以至于浑浑噩噩地走进华国武术协会,准备领取他作为长老的工资。

    通往财务部的走廊跟会长办公室是同一条,由于设计师的失误只有三人的宽度,以至于人一多就要双方迁就。

    这时的走道早就被和国武术协会离开的一行人占据。选择武道的和国人字典里就没有“让”之一字,气势锋锐武者凛然前行,另走道上的人都自觉礼让,直到那一个打呵欠的青年出现为止。

    青年就那么跟不愿意让开的和国慰问团的人迎面碰上,在双方撞上的前一刻出手抵住成员之一藤绮健进攻的手,用抵御不了的力道往外一扯,青年往前走,伸懒腰的同时往藤绮健的身体一撞,他就踉跄往前几步过去了,青年自己毫无阻碍地前行。

    ——就这样输了!

    藤绮健简直不可置信,哪怕没有尽全力,藤绮健也深刻的清楚,对方的实力比他高,不止一点。

    一方带攻击目的地出手,一方被动还击随意淡定,明眼人都知道差距。

    ——这人到底是谁?他会是三国赛的变数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