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人人都爱龙霸天最新章节!

    “舒望苏,我肚子快疼死了……”

    舒望苏端着药过去,瞧见她一头的冷汗,知道她是真的疼,也没说话,扶她起来将药喝了,擦了擦她满脸的冷汗禁不住道:“怎么你次次反应这么大?是不是身体哪里不好?”

    “谁知道。”龙霸天抱着他的手臂哼哼,“这身子我也是新用,大概是还不熟吧。”

    她还能开玩笑。

    舒望苏摸着她的额头,在昏昏暗暗的光线下摸她的眉眼,无限感慨,这眉啊眼啊,这一个活生生的身子是从他的血液里,眼底下一点点长起来的,他有时候分不清楚他对龙霸天的感情,从开始地穴之中,到后来一再的相救,他那时觉得不是感激不是爱,是他……非常非常渴望被人好好对待,从来都是他保护人,从未有人像她那样护过他。

    后来,他将她一点点喂养重生时,他发现他对她,对她这个人这具身体的占有欲偏执又奇异,他心底里总是认为她是他的,像……主人还是像父亲,他说不清楚。

    他摸着她潮潮的发,低低道:“先将衣服换了,换好了我让沈青来为你好好诊诊脉,总是要调理一下的,免得日后总这般痛苦。”

    龙霸天不撒手,小声哀嚎道:“我现在太疼了,换不动衣服……你帮我换。”

    舒望苏的脸瞬间红了,他刚想庆幸光线暗淡,龙霸天已经睁着一双金灿灿的眼盯着他道:“你害什么羞啊,你喂养老子的时候什么没见过?况且我们睡都睡过了。”

    “休要胡说。”他绷着脸想抽回手,龙霸天死抱着忙道:“行嘛行嘛,老子不说了,不让你换了,你就让老子抱一会儿嘛,我实在是特别特别疼,特别。”

    舒望苏对她又无奈又想笑,便坐正了身子,让她枕在自己膝上,抱得舒服点,“闭上嘴睡一会儿,这样舒服吗?”

    龙霸天受宠若惊的看着他,眨了眨眼道:“你现在对我有点好啊。”

    那话让舒望苏心头一颤,低头看她亮晶晶的眼,竟有一丝丝的愧疚,轻轻叹出一口气道:“我不是一个善于言表的人。”

    “老子知道。”龙霸天往他怀里贴了贴,“别别扭扭,什么都不喜欢说,交|配这件事明明自己也舒服,还偏要……”

    “龙霸天。”他忽然叫她的名字打断她。

    “啊?”

    他侧头不看她道:“谢谢你。”

    “啊?”龙霸天没反应过来。

    他别别扭扭的转过头来看她,发现她根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失笑的摇头道:“傻子一样,谢你干嘛。”

    龙霸天还是不明白,只觉得他笑的可真好看,真销|魂啊,忍不住摸着他的腰道:“谢老子什么呀?”

    舒望苏抓住她不老实的手道:“没什么,你快睡吧。”

    “说说啊。”龙霸天手指在他腰上乱动,“说说嘛,你说我就不乱动了。”

    舒望苏被她磨的无奈,按住她的手道:“谢你信我。”

    “啊?”龙霸天更不懂了。

    他叹气,看着她又无奈的抿嘴笑了,半玩笑的道:“你是高高在上的纯阳,不信天地不服人,这次却能信任我,愿意按照我的计划行事,一忍再忍的走到这一步。”他顿了顿,半认真的道:“让你远走小晔国,又配合我演一出假娶亲的戏,还让你中箭受伤了这么多时日,我理应感谢你。”

    说起中毒箭受伤他如今还心有余悸,他的计划中是没有料到舒郁会对龙霸天下这样的毒手,万没有料到会是毒箭。

    他伸手摸了摸龙霸天已经愈合的箭伤,“还疼吗?”

    他的手指又凉又柔软,没有练武人的茧子,触在肌肤上舒服极了,龙霸天有些感动,她没想过信任对他来说这么重要,值得他开口感谢。

    说实话,她有点想亲他,可是她忍住了,这样好的时刻她有点怕舒望苏会生气,便只是抱着他的腰道:“其实也不全是演戏……当日从小晔国回来看到你和西陵成亲,虽说我心里明白这是你的一步棋,但是还是有些火冒三丈,劈你那一剑老子是真心的。”

    舒望苏忍不住笑出了声,道:“我知道,你那时的表情委实不像假的,我当时也是真的怕了。”

    “怕什么?”龙霸天看他,“怕老子真杀了你和西陵?”

    舒望苏笑道:“睡吧。”

    龙霸天不满意的咂嘴,“你这人,怎么如此不坦诚,难聊。”又追问:“到底怕什么?”

    舒望苏伸手盖住她的眼睛,让她睡觉。

    龙霸天想去拉开,他压住她的手轻声道:“怕你真的生气了,不懂我的心思,弄假成真,真的跟舒郁离开。”

    龙霸天在他的手掌下眨了眨眼睛,卷长的睫毛骚动的他的掌心发痒。

    她没有拉开他的手,问道:“舒望苏,你喜欢上老子了。”

    他心口突突跳动。

    她慢慢拉开他的手指,在指缝里偷看他,笑道:“你就承认吧。”

    他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眼底里柔情脉脉。

    她又问:“是不是?”

    他又遮住她的眼,低声道:“睡觉。”

    “是不是啊?”她不甘心,“肯定是,你小子就是不坦诚,喜欢老子就承认嘛,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这天下那么多人喜欢老子呢,你看你那个小将陆鹿,他就很坦诚。”

    舒望苏手掌一掀,看住了她,“你知道他对你居心叵测?”

    龙霸天故意道:“什么叫居心叵测啊?他一个正常的大好青年喜欢老子是很合理很应当,毕竟老子的优秀有目共睹,就你一个人不稀罕。”

    舒望苏蹙了蹙眉,“我没有。”

    “没有什么?”龙霸天问他。

    他尴尬着一张脸,飞快道:“没有不稀罕。”

    龙霸天抿嘴笑,“是吗?那你承认,说你喜欢老子,爱老子,想跟老子睡觉。”

    舒望苏耳朵根红的发烫,扭过龙霸天的脸不让她看自己,别扭道:“还有力气说这些话,看来你肚子是不疼了。”

    龙霸天道:“疼!怎么不疼,不过你跟老子表表白说不定就不疼了。”

    “睡觉。”舒望苏恨不能捂上她的嘴。

    龙霸天在他膝上笑了起来,扭过身来抱住他的腰,轻吐出一口气道:“像是做梦,我重生了,舒郁死了,你对我这么好。”她声音闷闷,“要是梦一醒老子还在铁棺材里多可怕。”

    她的声音让舒望苏心软,伸手握住她的手让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道:“不是梦,是真的,放心睡吧。”

    她终于在他怀里安心的睡了过去。

    ==================================================================

    等再醒来时已经是天光大亮,而她身处在京中舒望苏的府邸,小兰和蓝锦正在旁边看着她。

    一见她醒开心的道:“夫人她醒啦!”

    蓝锦也冲她笑,脸上多了些皱纹,让那些疤痕看起来柔和了些,“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怎么不记得,她是舒望苏的母妃。

    “蓝夫人。”龙霸天坐起来,感觉肚子没那么疼了,晕乎乎的问:“这是……舒望苏的府邸?老子……我睡了多久?”

    小兰忙扶她坐起来笑道:“是啊,殿下把你带回来的,姑娘睡了足足三天呢!”

    “三天?!”龙霸天吓了一跳,“这么久?怎么会……舒望苏给我下药了??”又想起来什么,忙要下榻,“阿守阿善呢?”

    小兰忙拦住她,“姑娘要去哪儿?”

    蓝锦忙道:“你放心,你的朋友都没有事,望苏把他们安置在西厢房了,说是等你醒了就让人请过来。”

    龙霸天回过头,蓝锦正在对她笑,解释道:“望苏说你来葵水疼的太厉害,不想你难受就开了些安神的,让你好好睡几天,没有事的。”

    她解释的让龙霸天有些赧颜。

    蓝锦歪着头冲她笑,“望苏很喜欢你,不会做让你伤心的事的,你要相信他呀。”

    龙霸天挠了挠头,蓝夫人的一颗少女心让她羞愧,她一把年纪了第一次正儿八经的被人喜欢,还怪难搞的。

    她重重点了点头,恩,她要信任她的纯阴。

    蓝锦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你的头发长长了好多,好久没有见你了,还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

    龙霸天缩了缩脖子抬眼看她。

    她笑着说:“回来就好了,以后望苏要是欺负你,你就打他,轻点打。”

    小兰端了粥过来笑道:“夫人,殿下那么爱龙姑娘怎么会欺负她呢?你就不要教坏龙姑娘欺负殿下了。”端了粥过来扶龙霸天去用餐。

    不知道为什么,龙霸天突然觉得像是回家了一般被欢迎接纳着。

    她有些受宠若惊。

    她吃了不少饭,跟蓝锦和小兰边吃边聊,看到窗外暮色落下,她才打断喋喋不休的两个人,去西厢房看了阿守和阿善。

    两个人居然正在正房里上课。

    一个十分年轻的,好看的男人正在教阿善写字,听见声音转过头来,蹙眉看到龙霸天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外,想了想笑道:“这位就是龙姑娘吧?”

    阿守在一旁百无聊赖,一看龙霸天过来眼睛登时就亮了,“龙霸天!”

    阿善却坐在椅子上动了动小小的身子不敢过来。

    那好看的男人摸了摸阿善的发以示奖励,起身对龙霸天笑道:“我是殿下请来的教书先生,负责教引阿守少爷和阿善小姐,我叫律修。”

    阿守走到龙霸天身边低声道:“我可不想上课,学这些又不能自保赚钱,没用。”

    龙霸天想点头,那律修道:“读书识字可以让你们明理辨是非,知耻分善恶,这是做人的基础。况且你们在这府中不需要自保,更不需要赚钱,殿下有的是钱。”低头看阿善,“明白吗?”

    阿善乖乖的点了点头。

    阿守撇了撇嘴,拉着龙霸天小声道:“我不想读书,我也不想留在这里,等阿善服完血婴彻底好了之后我就报答三殿下离开,你呢?以后都打算留下吗?”

    舒望苏已经把血婴给她了啊,怪不得阿善看起来气色好多了。

    龙霸天一时也答不上,以后她还没有打算好,况且小夜子还得靠舒望苏……

    她拍了拍阿守的头道:“读书识字是好的,你个小矮子就老老实实的暂时待在这。”

    龙霸天又在正厅里待了一会儿,看律修耐心又很有本事的教两个人念了一会儿书,有些无聊的先行离开了。

    她想找舒望苏,可是府中人说他去宫中了,已经三日没有回来了,并且嘱咐她不要乱跑,就待在府里。

    她知道如今京中局势大乱,舒望苏要趁着这个时候掌握大局,她暂时帮不上什么忙,也不想给他添麻烦,便老老实实的待在了府中。

    白天去看看阿守阿善上课,院子里遛一遛,陪蓝锦晒晒太阳,晚上就喝药在蓝锦那个屋睡觉。

    就这样又过了三天,她的葵水都没了,舒望苏还是没有回来。

    那夜里忽然起了闷雷,将龙霸天吵醒,她有些心绪不宁,怕舒望苏在宫中出了什么岔子,便偷偷溜出房门,想溜进宫里去看看。

    她刚摸出蓝锦的院子,偷偷摸摸的走下回廊,就听见有人在不远处叫了她一声,“龙霸天?”

    那声音让她浑身一颤,扭过头就看见暗夜里舒望苏挑灯站在回廊的尽头,眉啊眼啊全看不清,只听到他声音疲倦的道:“怎么不好好睡觉……”

    龙霸天冲过去就将他抱了个满怀。

    他被撞的踉跄两步,手中的灯笼就当啷啷落在地上灭了,一只手托着龙霸天,一只手抱着一只匣子,喘了一声,“慢点。”

    “你这么久没回来老子还以为你死在宫里了!”龙霸天在他身上摸了个遍,“你没事吧?怎么样了?”

    舒望苏抿嘴笑看她,“很好,你呢?”

    龙霸天觉得他有点冷淡,“就很好?白亏了老子这么担心你。”

    舒望苏笑着拉了拉她的手指,又重新道:“我很好,只是很挂念你。”

    龙霸天受惊的看他,他可是从来没有这么坦诚的说过想她,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舒望苏却笑着拉她在回廊外的小亭子里坐下,将那只抱着的匣子推到她眼下,轻轻掀了开。

    暗光流转,龙霸天瞧着愣了一下,这是……盘金龙的玉玺和凤凰腾飞的金印,大巽的玉玺和凤印,她曾经都握在手上过。

    “你喜欢哪个?”舒望苏问她。

    她抬眼看舒望苏,他有些憔悴,脸色白的厉害,精神却好,一直挂着笑意,像天边的月,“什么意思?”

    她不太懂。

    舒望苏垂下眼笑道:“我在向你表白,听不明白吗?”

    她真听不明白……

    她眨了眨眼。

    舒望苏叹气道:“纯阳都像你这么低情商吗?”

    她意料之中又惊喜的道:“你拿下大巽了?你爹呢?你七弟呢?”

    舒望苏道:“先皇用皇位和我交换我七弟一辈子平安无忧,我答应了,他没有遗憾的去了。”

    先皇驾崩了……那就是说舒望苏如今已经是大巽的皇帝了?

    龙霸天感慨万千的看着舒望苏,伸手握住他的手道:“你终于得偿所愿了,我现在该叫你圣上?大巽皇帝?”

    舒望苏对她笑了笑道:“这要看你怎么选了。”他眼神指了指那玉玺凤印,“你选哪个?皇帝,还是皇后?”

    这下龙霸天明白是什么意思了,玉玺和凤印,他让她选择。

    这表白……太与众不同,太让她无措了。

    她眨了眨眼皮,看他道:“我要是选了皇帝,你呢?做我的皇后?把大巽拱手相让?送我了?”

    舒望苏耸肩笑了笑,“我本就不喜欢做皇帝,我要走到今天这一步只是为了报仇和自保,若是我父亲没有联手舒郁来陷害逼迫我,我也不会狠下心来先对他动手,我会等他驾崩。”

    他怎么也忘不掉他的父亲亲自说,让他娶了西陵,远走昭南去和亲,他不是被蜃兽迷惑了,他是想借着舒郁驱逐他,来保护他的七弟。

    龙霸天握住他的手,想安慰他,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舒望苏对她笑道:“都过去了,现在我得偿所愿,所以你选哪个都无所谓。”

    龙霸天看着他,伸手进匣子中将那凤凰飞舞的金印拿出来,又放回去,啪的合上匣子冲舒望苏一笑道:“老子哪个也不选。”

    舒望苏皱了皱眉。

    她继续笑道:“老子只想睡|你。”撑着桌子站起来照着他嘴上就亲了一口,低笑道:“老子葵|水没了,我们可以在床|上慢慢讨论选哪个。”伸手就往舒望苏衣服里钻。

    舒望苏抓住她的手,在月色下眯眼笑道:“你还想着回昭南?”

    龙霸天被看破心事,笑了一声,“小夜子总得救,昭南的国君西洲就是个蠢材,现在只有温玉,总是得回去处理一下……不过你放心,老子处理完就速速回来睡|你。”又凑过来亲他。

    舒望苏捏住她的下颚道:“看来只能用最后一份大礼来打动你了。”

    “大礼?”龙霸天笑,“除了你的肉|体还有什么大礼啊?”

    舒望苏扭过她的头,让她往回廊下去瞧,“看那儿。”

    龙霸天就着月色望过去,只见秀林扶着一人站在那回廊下,他亮晶晶的眼睛正水汪汪的望着她,又哭又笑的叫她一声,“阿真……”

    她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万朵烟花,猛地扭头看舒望苏。

    他正抿嘴笑着,淡淡的道:“他可刚刚长好,还需要再喝几天我的血,你去抱的时候轻一点,我半身的血脉来喂养他到如今可是非常不易的。”

    龙霸天眼眶发红,抱着他的脸就在他嘴上猛力一亲,亲的眼泪鼻涕都黏在他脸上了,哽着喉头道:“老子……我以许来报答你。”

    舒望苏笑着扶好她,玩笑道:“还是夜重明对你最重要。”

    “都重要都重要!”龙霸天边哭边笑的亲他,“你也好重要,特别重要,老子……我要和你睡|一辈子,两辈子,睡到|死……”

    “行了。”舒望苏拉开她,“去看看你的小夜子,看长的胳膊腿儿满意不满意。”

    龙霸天松开他,朝回廊下站着的夜重明冲过去,又小心的停在他两步外,两个人四目相对,皆都哭的泪眼朦胧。

    夜重明哭着扎进她怀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阿真,我以为我要死了……”

    龙霸天抱着他,小心翼翼摸了摸他的胳膊腿,也感动的哭了,“长的真好……”

    秀林在一旁抱臂冷笑道:“那可不,殿下一天两大碗血的放给他,能长不好吗?这下新身体连以前那些什么三年就会坏死的病都没了。”

    龙霸天感激涕零。

    不远处,舒望苏在月下托腮看她,问道:“龙霸天,机甲营的机甲已经完善,你不想试试吗?”

    龙霸天扭过头泪眼婆娑的看他,“想……”

    “那就不要回昭南了。”他道:“不想做皇后,就去机甲营玩,等过些时日,我陪你回去。”

    龙霸天看着月色下的他,觉得他怎么这样的好看啊。

    “好。”

    他就在月色下抿着唇笑了起来,他渐渐掌握了如何哄好一个纯阳的方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