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回到萧家大院,柳风赶紧钻进练功房,此时萧镇远正在运功,柳风问站在一旁的萧凌雪:“雪儿,义父怎么样了?”

    萧凌雪看看柳风再看看萧镇远:“爹爹说今天多亏你帮他把毒针逼了出来,现在运功休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了,外面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外面还有好多事要去处理,这里交给我,你去处理一下吧。”柳风对着萧凌雪说道。

    萧凌雪伸手抓住柳风的手,用一种无比诚恳的语调说道:“柳风哥哥,这里交给我吧,你毕竟是男人,处理这些事比我在行。”

    柳风握了一下萧凌雪那柔软的手,有些舍不得松开,但是现在萧镇远已经受伤了,萧凌雪不处理起码要一个人处理才行,现在他也没推脱,毕竟他担负着萧镇远义子的名号,于是柳风点点头走了出去。

    在后院的广场上,那些武士站成了一排又一排的,五百多人虽然不多,但也不是个小数目,不大的演武场上黑压压的一片,柳风站到前面,对着那些人说道:“今天辛苦众兄弟了,我义父交代,兄弟们若有受伤,我萧家一定按规矩补偿,今天出人出力的皆有赏赐,若有伤亡者,我萧家自会善后,目前我萧家已经被人盯上了,往后还要兄弟们多多出力,我萧家自不会亏待大家,来人上酒,我陪众兄弟共饮一杯。”

    没多时一些丫鬟在燕儿的带领下给众人分发酒碗,一坛坛酒分发干净,柳风举着碗对着天空扬起,然后一饮而尽,然后将酒碗朝地面一摔,举起右手对着天空怒喝道:“为了萧家。”

    顿时场上群起激昂,那些武士大声吼道:“为了萧家,为了萧家..”那声音由近及远,声浪一层一层的往远处散去,其气势犹如征战沙场的将军在阅兵一般。

    练功房内萧镇远缓缓的睁开眼睛,对着萧凌雪说道:“还是风儿有办法,要不是早些把你许配给了许家,爹爹倒是想有这么一个女婿。”

    萧凌雪一听,脸色一红,有些娇羞的低着头,也不理会萧镇远,然后悄悄的走了,萧镇远微微一笑,继续练功。好在那毒针并不是太毒,经过几个周天的运转,萧镇远已经把毒针逼出七七八八,已经没有大碍了,若是休养几日也就痊愈了,但今日一战确实凶险,若是没有柳风的话,那么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下场,虽然不敢说动了萧家的根基,但是后果肯定比这个严重。

    夜深深,银月挂在天际,如钩子一般,微弱的月光洒在地上,将大地照耀出一种鬼魅般的神秘之色,萧家上下灯火通明,进过今日一战,大家心里都明白,原本太平的萧家其实并不太平。

    萧镇远受伤,那些下人们都清楚,如果他倒下了萧家该何去何从,此时真正担心的不是他们而是萧凌雪,她一个女儿家根本撑不起萧家如此大的家业,此时没有人依靠,内心是何等的苦楚。

    不知道现在在何处的二哥萧凌枫,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萧凌雪看着月亮唉声叹气,柳风轻轻的走到她的身边,靠在花园中小池塘的围栏上看着被月影映照的有一种神秘的美感的萧凌雪微微开口:“雪儿,都是我不好,给你们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萧凌雪摇摇头:“这不是你的事情,我萧家家大业大,难免树大招风,竹苑对我萧家觊觎已久,即使没有你他们也会三番五次的挑衅,我不犯人,却难免人不犯我。好在爹爹身强体壮,我们还不把竹苑放在心里。”

    话虽这么说,但是柳风知道这是萧凌雪安慰自己,其实也在自我安慰,但柳风知道萧镇远一旦受伤对大家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就好比今日,那些武士虽然来了,可没人带领他们还是一群散兵游勇,萧家可用的人不多,而竹苑今日新败也不会善罢甘休,这些事大家看在眼里,也在心里担心。

    “雪儿,别撑着,以后有这种事,有我在,我不会让你一个人面对的。放心。”

    柳风这话一出口,萧凌雪赶紧站直了身子,秋水般的大眼睛看着柳风,在眼中竟然出现了莹莹的泪光,她狠狠的点点头,只回答了一个字:“嗯。”

    其实就这一声轻轻的回应,柳风却感觉无比的温暖,这一声嗯当中包含了信任及认可,也包含了萧凌雪对柳风的期望,那是一种依靠,一种责任。从小到大柳风第一次被人这么信任过,依赖过,这让他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但柳风知道更难办的还在后面,他招呼萧凌雪说道:“今夜多派几人守好大门,我得去练功去了,竹苑的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没有实力一切都无从谈起。”

    萧凌雪乖巧的点了点头并且说道:“柳风哥哥,会功夫真好。”

    柳风也点点头:“是的,不过有会功夫的人在身边也好。”

    此时他们各自说完,相视一笑。柳风便赶紧到了自己的房间,拿出萧镇远给的碎心掌掌法练了起来,此时的他已经初步掌握了碧海天魔珠的妙用,精神力量也已经超越常人,即使不眠不休也能熬他个七天七夜,在这种精神状态下,柳风修炼碎心掌并不感觉疲累。

    而是越练越精神,练着练着就感觉房间还是太小,不如到后院的演武场上好好的施展一下拳脚,想到这柳风便打开门,可门一打开便看到萧凌雪带着燕儿站在他的门口处,柳风一惊赶紧招呼道:“雪儿,你怎么站那?外面露水重赶快进来。”说着朝他们挥挥手。

    萧凌雪带着燕儿便进来了,燕儿一进门便将一个盛着宵夜的小婉放在桌上,抱怨道:“小姐也真是的,送个宵夜也不敢敲门,还说怕打扰到公子练功,这宵夜都凉了。”

    柳风一听眉头微皱:“雪儿你这是何必呢?”

    萧凌雪微微一笑:“柳风哥哥,你修炼要紧,不过也别太劳累,毕竟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说完之后眼中还带着一种特别的关心,柳风接过萧凌雪递来的小碗,轻轻的尝着那用小火慢炖的参汤,心中温温热热的。无不感动,抬头看了一眼萧凌雪却感觉到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见到萧凌雪的第一眼便感觉这个妹妹真是美丽。

    可现在能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自己的眼睛却舍不得移开一般,看着看着萧凌雪就问道:“柳风哥哥,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柳风一醒神,意识到自己的唐突,赶紧低下头喝着碗中的参汤,不过他感觉越喝越多,而且参汤里面还有一股腥味,于是低头一看,那一碗参汤里面竟然已经被自己的鼻血染红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燕儿指着柳风就叫道:“呀,公子又流鼻血了。”

    柳风赶紧朝她摆摆手:“没事,没事,有些上火。”

    可燕儿却有些不大识趣:“我怎么老看到你流鼻血呀?”

    这么一问,把柳风问的很不好意思,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萧凌雪对着燕儿问道:“柳风哥哥经常流鼻血?”

    燕儿点点头:“也不常流吧,不过见到小姐以后这鼻血好像是多了点。”

    她这么一说,萧凌雪好像听出了什么,脸颊一红,嗔怒到:“燕儿,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说着低头就走掉了,柳风心里那个恨呀,都是自己这不争气的鼻子。

    不过柳风也没多往心里去,径自一个人到了演武场,白天还看这里有些拥挤,可此时这里却空荡荡的,只有柳风一个人,柳风点亮了四周的灯笼,一个人在演武场上练习着那一套碎心掌,这碎心掌可不是幻影分身步这般轻巧,讲究的是每一招都能调动体内的真气。

    没有真气辅助,那碎心掌就和花拳绣腿没什么区别,但一旦有了真气,那可就不简单了,说是一掌碎心,要是一般的凡人,那一掌简直能把人给击穿,而这碎心掌的套路和探花摘骨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能把探花摘骨手的虚浮敢给充实起来,让自己的手指更加的坚韧。

    一晚上练习下来,柳风感觉自己的碎心掌少说也到了一层的境界,而探花摘骨手仿佛上升了一个台阶,现在要是有五六十年功力的武者和他打斗,柳风敢说在对方绝对接不住他的十招。

    练完以后,柳风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此时他有些心满意足的来到练功房,练功房里面萧镇远还在练功,不过从气色上看他已经好多了,挥散的真气也变得沉稳,面色也有些红润,柳风没有打扰他,转身准备走。

    萧镇远却说道:“风儿,你来了?”

    柳风刚转过身,又转了回来,对着萧镇远答道:“义父,你好些吗?”

    萧镇远点点头:“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这毒素虽然排出去了,还要在巩固巩固,不然留下什么后遗症可就不好了,这段时间萧家就交给你了,一定要小心竹苑的人趁势前来捣乱。”

    柳风朝萧镇远一拱手:“义父放心,有我在,竹苑的一只苍蝇也休息踏入我萧家大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