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冷王溺宠嚣张妃 第790章 顺不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790章 顺不顺

    大理寺卿看到的“打皇锏”的时候,腿都没有力气,脊梁骨都冷飕飕的。

    这锏可以打皇上,只是象征性的打一下,可是打大臣是可以直接打死不负责的。

    今天顺亲王可是有备而来,是要跟自己整个下马威!

    他拿什么跟顺亲王斗?

    “王爷,这,这......”大理寺卿紧张的说话都结巴了。

    “这是打皇锏,其实也没什么,从拿到这锏,还没有打过人,不知道今年有没有什么机会给打皇锏活祭一下。”

    顺亲王把打皇锏放在手里把玩着。

    看的大理寺卿哪里都不舒服。

    这个该死的韩守业,居然可以让顺亲王来给他求情。

    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赵德鲁又不在,只有大理寺卿一个人,他怎么跟强势的顺亲王斗?

    要是不行的话就马上让人通知赵德鲁,让赵大人带人来支援。

    “启禀王爷,大理寺周围都已经清理过,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冬意进来给顺亲王禀报。

    “哦,那就好,本王出行最讨厌的就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在周围晃悠,大夫呢?”

    顺亲王问大夫来了没有,这已经半个时辰过去了,大理寺卿都已经不觉得自己的胳膊有多疼了,被那个打皇锏给吓着了。

    “大夫已经在门口马上就进来。”冬意说完话看了大理寺卿一眼。

    他这一眼让大理寺卿又觉得胳膊开始疼了起来。

    “草民见过王爷。”大夫走进大理寺,他眼尖的看到坐在上首的顺亲王,急忙给顺亲王行礼。

    冬意只是说王爷有请,并没有告诉大夫是给谁治病,所以大夫误以为是给王爷治病。

    “嗯,免礼。”顺亲王的手一挥,大夫就站了起来。

    一个大夫都站了起来,身为大理寺卿的王长寿还在地上跪着,他的心里表示不服。

    “王爷。”大理寺卿委屈的喊了顺亲王一声。

    大夫正想问王爷是什么地方不舒服,忽然听到地上那一团血淋淋的东西说话,被吓了一跳。

    “这是?”大夫问了一声,这个脏兮兮的会动的东西好像是个人。

    这个人也太脏了,居然还在王爷面前跪着,没有拖出去打一顿王爷真是仁慈。

    “哦,这就是你要诊治的病人,大理寺卿,他说他的胳膊被烫了。”顺亲王随手一指。

    大夫一听那个脏兮兮的人是大理寺卿?这可是新闻了,大理寺卿平日里都是一副要不完的模样,人长的胖乎乎的,还喜欢穿鲜艳的,花里胡哨的一副,弄的跟一个行走的花球一样。

    这被人泼了一身的血,肯定是又出去作孽了,哎,真心佩服这个敢给大理寺卿泼污血的人,太解气了。

    “大,大,大,大理寺卿,你这是?”大夫明知故问。

    大理寺卿心里这个气啊,明明都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还问,真心是不想要命了。

    “快给本官看看胳膊,疼的厉害,应该是皮都烫掉了。”大理寺卿在大夫的面前还是很威武的,虽然他现在这个样子看着就很搞笑。

    “是,是。”大夫急忙把自己的医药箱放下,也不顾大理寺卿身上那股浓浓的血腥味,掀开他的袖子,就看到他的胳膊上真的有一大块皮掉了,露出了鲜红的嫩肉。

    这也太可怕了,怎么会烫成这样?

    大夫打开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了药和各种包扎的工具,忽然想起来,这身上的衣服得让大理寺卿先换了。

    要不包扎之后再换衣服,岂不是把包扎的地方又给弄掉了。

    “王大人,你可否把衣服先换掉?”大夫征求大理寺卿的意见。

    当然他不想换也没有办法勉强。

    王长寿早就想换衣服了,这一身的狗血穿在身上湿哒哒的,那一身的血腥味和红艳艳的颜色看的他心惊胆战的。

    “王爷,那卑职就先下去换衣服了?”大理寺卿王长寿这个时候的态度就谦虚的多。

    “换衣服?可以,去吧。”顺亲王让大理寺卿先下去。

    他今天来也不是白来的,狱中的人已经都提走送到王府疗伤,他就好好的跟这个破大理寺卿玩玩。

    大理寺卿一听顺亲王同意自己去换衣服,他急忙从地上起来就要走,走到一半想起大夫还在外面,又转身过来抓住大夫的手,一起去了后院。

    “王爷,韩守业已经送走,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冬意向顺亲王禀报。

    “做什么?通知赵德鲁,就说本王在大理寺等他!”

    顺亲王虽然现在还不敢把大理寺卿和赵德鲁怎么样,不过他也不能让对方好过。

    皇上说的话,他们都可以不听,王爷来了还要给脸色,他们真的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什么万民书,什么老百姓质疑,这些都是赵德鲁和他的那些门生干的好事。

    那些百姓都不明真相,被他们给蒙蔽。

    如果慕容书不嫁给韩守业的话,顺亲王也不想去惹事。

    慕容书非韩守业不嫁,就给顺亲王找了个借口,他的女婿肯定是要维护的。

    “王爷,如果赵大人来了带来那些百姓可怎么办?”

    冬意问顺亲王。

    现在的赵德鲁和大理寺卿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敢动韩守业和韩雨墨,靠的就是他们手上的那些老百姓。

    说是百姓,其实里面混杂了些什么样的人,谁都不知道。

    天天都在京城里闲逛,看到不顺眼的还要揍人,那些儿百姓都成了京城里的扰民一族。

    “他敢带老百姓来,你就给本王把老百姓都给截住,不过在怎么短的时间里,谅他赵德鲁也聚集不了那么多人。”

    “是。”冬意才去找赵德鲁到大理寺来。

    听说顺亲王在大理寺,赵德鲁就知道非常的不好办。

    他的年纪和顺亲王差不多,虽然对顺亲王不是十分的了解,也能知道个七八分。

    顺亲王的名字不是白起的,慕容皇室里,个个性格都比较急躁,而最急躁的就是这个顺亲王。

    当时老皇上封王的时候,就想让自己的儿子顺着一点,所以就让他当了顺亲王。

    不过老皇上是有这个心,可是顺亲王却并只是对自己的妻女顺,对于其他的人来说,就是个刺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