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冷王溺宠嚣张妃 第36章 如此的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36章 如此的爹

    李嬷嬷看了信之后,也是翻来覆去的检查一番,确定是韩玉露的手笔和信纸,她也觉得很奇怪。

    二小姐不是一惯都和二娘是一条心的,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善良?

    “李嬷嬷,你怎么看?”王二凤悠闲的翘着兰花指,端着茶杯,嘟起红唇轻轻的吹着浮在面上的茶叶。

    她虽然出身不高,可是智商高,从小聪明伶俐,美貌动人,家里人把她看的比儿子还贵重,就是想让她有朝一日嫁入官家。

    好在她不负众望,慧眼识英雄,嫁给韩忠义。

    韩忠义步步高升,从一个翰林学士升为当今一品宰相。

    虽然这里夫人蒋氏的功劳不小,不过管他的,现在享福的人可是她!

    “二太太,这小姐也许是在姑爷面前写的,也许是......”李嬷嬷也想不到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是二小姐转性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写信的时候,不方便。

    “不可能,当着王爷的面,玉露不可能写什么做坏事,她再傻也没有傻到那个程度,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封信是假的。

    不过如此高超的模仿手段,倒是很让我刮目相看,这个人不简单。”王二凤放下茶杯。

    她理了理身上大红色的金丝牡丹服。

    大红色是正室的颜色,牡丹花是诰命夫人才可以穿,可是她王二凤把这两种都穿在身上,可见韩相有多宠爱她。

    蒋氏算什么?家世背景显赫也都成了过气之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跟她斗!也不看自己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那会是谁呢?”李嬷嬷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会是谁。

    王二凤也没有想到,看来王府里有人已经开始针对韩玉露,针对韩玉露是要针对相爷还是要针对她们母女呢?

    “把这封信烧了。”王二凤让李嬷嬷把信烧了,这样的信是绝对不能让相爷看到。

    “是。”李嬷嬷拿着信在蜡烛上引燃,烧在盆子里。

    “二太太,相爷回来了。”王二凤的丫头喜滋滋的进来禀报。

    相爷对二太太真是太好了,只要下朝都是回二太太这里,至于大太太,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去看过了。

    “马上准备好茶点!”王二凤让所有的下人都叫她二太太,虽然对蒋氏不尊,只要她听着舒服就好,总比叫姨娘好多了。

    “是,二太太。”丫头下去准备茶点,王二凤拢了拢头发,看着镜子里那千娇百媚的自己,自信的扬起头。

    韩忠义今日上朝才得到一个消息,对他的震惊不小。

    他的大女儿什么时候开始精通医术?不是只是去太医院当磨药医女的吗?

    皇上还对韩忠义大加褒奖,说他养了个好闺女。

    这都已经是二十多天以前的事情,皇上现在才拿出来说,让韩忠义直冒冷汗。

    皇上当时没有说是留着后手,万一皇后娘娘没被韩雨墨治好,那韩家这上上下下几百口性命就都葬送在她的手里。

    这个逆女!

    韩忠义气的心口疼,他不想现在得到的殊荣,却只是想着万一出事,韩雨墨连累的可是他!

    “相爷,你今天好像不开心。”王二凤见韩忠义的脸色不佳,屏退众人,坐在他的身边,轻言细语的问道。

    “哼,这个逆女!差点儿害死我们全家!”韩忠义愤愤的说道,他端起茶杯狠狠喝了一口。

    “啊,呸!”刚倒的茶水滚烫滚烫,烫的韩忠义急忙吐了出来。

    “怎么倒这么烫的水?是想要烫死我吗?”韩忠义气的把杯子重重的顿在茶几上。

    王二凤急忙帮着韩忠义擦着身上的茶水。

    “相爷,你说的逆女是谁啊?”

    “谁?还不是那个倒霉催的韩雨墨!你说说,你一天对她是不是太好了,现在弄的她无法无天。

    皇后娘娘的病乃是旧疾,太医院院首张太医都没有办法医治,她说她可以!

    听说还把皇后娘娘的肚子破开,这要是皇后娘娘有个什么,那我们一家人都不够赔的!”

    韩忠义越说越气。

    王二凤也被吓到了,这个韩雨墨!

    “相爷,雨墨是不是在报复我们?她这是要把我们全家都送上黄泉啊!”

    明明没有发生的事情,被这夫妻两人越说越像那么回事。

    “马上带口信,让韩雨墨和玉露都回来一趟,我有话要交代!”韩忠义马上让人给两个女儿带口信,让他们三日后回府。

    韩雨墨已经准备好了说辞,等在御书房门口,只等皇上下朝之后,她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皇上。

    从天还没有亮等到艳阳高照,身着明黄色龙袍的皇上才带着一干宫女太监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

    看到一身医女装扮的韩雨墨,皇上一愣,这谁?

    “微臣拜见皇上,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韩雨墨给皇上行了个大礼。

    皇上正在想着这人是谁,一旁的小德子公公偷偷提醒着他。

    “就是给皇后娘娘治病的韩医女,献王妃。”

    “哦,是雨墨啊,快快平身,平身。”皇上慈祥的脸上堆满笑容。

    “谢皇上。”韩雨墨从地上站起来,古人真是麻烦,跪在地板上把膝盖硌的生疼。

    “雨墨,你可是来找朕的?”皇上走上前,居高临下看着眼前这个女子。

    “是,微臣有本奏。”韩雨墨低着头,不敢看皇上。

    皇上的长相很容易让人误会,以为他是一位非常慈祥,非常善良的老人。就会放下心里的戒备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

    其实皇上这只老狐狸比谁都黑!

    “哈哈哈,好,好,雨墨,那进去说。”皇上打着哈哈,他转身走进御书房,韩雨墨跟在后面也进了传说中皇上的办公室。

    御书房里跟电视里的布置摆设差不多,简洁古朴大方。

    皇上的书案后是一排书柜,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文史和律法书籍。

    书案上堆满奏折,一支御笔,一个砚台,就是皇上办公的地方。

    皇上走到书案后面坐下,随手让韩雨墨也坐,韩雨墨哪里敢坐,她再次跪在皇上面前。

    “雨墨,有什么话起来说。”皇上抬手让韩雨墨起来。

    韩雨墨恭恭敬敬的站直了,才把自己的来意告诉皇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