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第5章 坐正位置

    慕容珏斜眼瞟着韩雨墨,她在笑什么?一脸憧憬!自己马上就要跟她和离,她还笑的出来?不过她看自己的眼神没有爱慕!慕容珏对这个发现心里很是不舒服。

    韩玉露远远的看着慕容珏,慕容珏的眼神留在韩雨墨身上已经被她发现,她双手握拳,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韩雨墨!

    可是她现在什么名分都没有,只能忍,韩雨墨你给我等着!

    慕容珏带着韩雨墨进了乾清殿里,殿里已经来了很多人,彼此间相互打着招呼,脸上都挂着虚伪的笑容。

    韩雨墨初次进皇宫不知道要做什么,该说什么,反正慕容珏往哪里走,她就在后面跟着,韩玉露则跟在她的后面。

    慕容珏找到自己的座位前,他坐下,身旁只有一个位置,韩雨墨就犹豫了,如果自己挨着他坐,他烦,自己也烦,不如坐在一旁吧。

    旁边座位已经有一位男子,不过这个男子只是一个人,并没有随行的家眷,韩雨墨没有多想,就坐在了男子的旁边,把慕容珏身边的位置留给了韩玉露。

    韩雨墨此举,不但是那个男子惊讶,就是慕容珏都很是惊讶!自己明明已经暗示韩雨墨身边就是她的位置,她却跟其他的男人坐在一起,这个女人是安的什么心?

    韩雨墨注意到邻座的男子看着自己,她礼貌对那个男人笑了笑,这时韩雨墨才发现身旁的这位男子有着一张绝世容颜!只是脸色苍白,看着不是很健康。

    不过她怎么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儿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的?

    “过来!”慕容珏冷声对韩雨墨说,他让已经坐下的韩玉露起来,把她给拉过去,坐在自己的身旁。

    韩玉露很开心的坐在慕容珏的身边,却被慕容珏给拉了起来,眼睁睁的看着韩雨墨坐到那个位置。

    她不敢恨慕容珏,只是把这笔账记在了韩雨墨身上。

    韩雨墨歉意的对那个男人笑了笑,男人并没有理她,而是转过脸,继续自斟自饮。

    “你不要对宁王有什么心思!”献王慕容珏压低声音警告韩雨墨,刚才韩雨墨对着宁王笑的样子让慕容珏很不舒服。

    韩雨墨低下头,仔细的想着,宁王好像是当今皇后亲生儿子,皇上非常的宠爱。

    当今太子是前皇后所生,心胸狭窄,野心勃勃却心有余而理不足,经常犯下大错,惹的皇上几次都想废了太子立宁王,却被宁王给推脱了。

    听说宁王从娘胎里出来身子骨就比较弱,经常都会生病,所以他对皇位没有兴趣,

    只是如此好看的宁王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呢?韩雨墨想到自己穿越到这里只一天的光景,献王府都没有出过,不可能见过他!算了,算了,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收回了思绪,韩雨墨端起桌上的茶杯。

    “献王爷,我没有你那么博爱!对男人没什么兴趣”韩雨墨冷冷的说,细细的品味着面前的香茶。

    慕容珏见韩雨墨对自己的态度非常的冷淡,觉得这个一直都缠着自己的女人好像变了,变的让自己搞不懂!又一想肯定是韩雨墨的伎俩,想引起自己的注意!哼!想的美!

    慕容珏想通之后,就更加的讨厌韩雨墨。

    大殿上悠扬的丝竹声响起,打断了慕容珏的思路。

    皇上带着皇后和几个年老的妃子缓缓的走进了大殿里,在场所有的人都站起来迎接。今天是皇家的家宴,这满屋子的人都是皇室成员。

    皇室的成员还真多,密密麻麻的偌大个乾清殿里都坐满了。韩雨墨偷偷的打量着当今的皇上,五十来岁的模样,慈眉善目。看着很慈祥。

    皇上身边那位身穿正红色皇后服的绝色女子,应该就是当今宠冠六宫的皇后。

    两人走进来的时候还手拉着手,看的出帝后情深。

    皇帝和皇后落座之后,众人才落了座,皇帝陛下端起了酒杯,笑眯眯的看着大家。

    “难得一年一次的皇室聚会,孩子们都长大了,都有了自己的家庭,来我们一起举杯为了这平安祥和的生活共饮一杯!”皇上举起酒杯,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

    献王站了起来,韩雨墨也就只能跟着站起来,一起恭祝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整个大厅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

    喝下三杯合家欢酒,大厅里的乐声一转,美丽的舞娘们踏着轻快的舞步走到了大厅中央,开始表演舞蹈。

    韩雨墨喝着茶,吃着皇宫里的美食,脑子里却在寻思着一会儿慕容珏说出自己串改官碟的事情,自己怎么跟皇上解释。

    韩雨墨认真的想着自己的事情,没有发现韩玉露慢慢的靠了过来,当她感觉到头上不对劲,手上的动作快于她的大脑,一个反手就把本来要流向她的液体挡了出去,全都洒到韩玉露的脸上。

    “啊!”韩玉露尖叫一声儿,把全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费了一个清早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脸就都给毁了,黄色的液体顺着韩玉露的脸往下流,脸上的胭脂水粉都花成一团,韩玉露这个时候无比的狼狈,当今皇上看着她就皱起眉头。

    “启禀皇帝陛下,都是她,都是韩雨墨害的民女!”韩玉露见状急忙走到皇上的面前跪下来,哭着指责韩雨墨。

    皇上见鬼一样的韩玉露跪在自己的面前,心里就有几分不悦,不过他的脸上却看不出来,这个时候献王慕容珏也走了出去,跪在了韩玉露的身旁。

    “启禀父皇,韩玉露本是儿臣心仪的女子,可是在大婚的时候,却被韩雨墨这个恶毒的妇人把官碟给改成了她的名字,

    儿臣与心爱的女子不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儿臣请父皇……”慕容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大厅里的一阵儿骚动给打断了。

    “不好了,不好了,皇后的旧疾犯了,快传太医。”皇后娘娘在这个时候晕过去,韩雨墨身旁坐的宁王飞速的跑过去,大厅里就乱成一片。

    很快太医来了,放下医药箱就给皇后娘娘把脉,大厅里的闲散人员都被遣散出去了,留下的只有皇上的子嗣。

    韩雨墨出于医德,也凑过去看看皇后娘娘的病情。

    当今皇后娘娘已生一子一女,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不过保养得当,看着才三十出头的样子。

    皇后一脸的苍白,却掩饰不住她的绝色之美,韩雨墨自认见过的美女很多可是跟皇后娘娘一比都成过眼云烟。

    此时的皇后娘娘那副病态的美都让周围的女子没了颜色,难怪皇上会独宠她一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