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混秦记最新章节!

    那人风一般的冲进营帐,大声叫着吕安找到了,燕休一听,也就不再急着回肤施城,决定先去看看吕安再说。

    蒙恬也很高兴,急忙问道:“在哪里,赶紧带路!”

    “可是蒙将军,吕安将军他……”那士兵说到这里,情绪明显有些低落,而且也停了下来。

    “吕安怎么了,你倒是说啊!”蒙恬看出来事情可能不容乐观,焦急地问道。

    “吕将军现在正在单于大帐,已经被人砍去左臂,只怕是命不久矣啊!”

    “什么?”燕休也吃了一惊,三步并做两步冲到这个士兵面前,大声说道,“吕安怎么可能被人砍去左手?他也算是力大无穷,谁有这么大能耐可以伤他如此之深?”

    “这个小人也不知道啊!”那士兵被燕休逼得急了,连忙往后退。

    “好了,先别说了,赶紧带我们过去!”蒙恬从主席位置上走下来,命令那个士兵赶紧前面带路。

    一行人急急忙忙的赶往头曼的大帐,一掀开门帘,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帐内到处都是鲜血,所有的东西也都是乱七八糟,看样子经历过一番惨烈的打斗,而在最里面的床榻上还赤身裸体的躺着那个假公主,不过早已被人砍得面目全非。

    大帐里还有两具尸体,看样子是被吕安挑选出来的秦军死士,身上也满是伤口。

    吕安则躺在靠近床榻的位置,身上也有不少伤口,最可怕的是左手臂整个被砍了下来,旁边两个士兵用白布在给他包扎。

    伤成这个样子都没有死,这吕安的生命力也真是顽强,必须要救他。燕休这么想着,赶紧往里走去,说道:“赶紧叫医生来救他啊!”

    “医生?什么医生?”正在给吕安包扎的士兵茫然的问道。

    “哦,就是救死扶伤那种人啊,扁鹊,扁鹊你知道吗?赶紧叫过来啊!”燕休想起来秦朝还没有医生这个说法,赶紧改口。

    “可是这里离肤施城很远,而且因为是急行军,随军医工们也还没到,这……”

    (PS:没能找到秦朝时如何称呼医生,古时候对医生的称谓非常复杂,对具体的某人多以姓加职务的叫法为准,而普通医生则没查到记载,在《黄帝内经》中有“医工”的说法,此书据考证出现于汉代,但汉与秦相去不久,因此使用“医工”一词。唐朝第一次出现“医生”,但指的是医学院的学生,宋代北方多称为“大夫”,南方称“郎中”。)

    “燕长史,恐怕吕安挺不过来了……”裴光在旁边轻声说道。

    “不行,一定要救他,赶紧准备马车,往大营去,随军医工是不是在大营等着呢?”燕休转头询问蒙恬。

    “恩,有几个随军医工在,不过吕安的这种情况,不是很乐观啊。”蒙恬也有些沮丧,毕竟吕安是自己手下的一员良将,当然他没燕休这么激动,生离死别这种事情她早已习惯了,“裴光,赶紧准备马车,尽最大的努力看能不能把吕安救回来!”

    “诺!”裴光赶紧走了出去。

    “燕休啊,你也别太伤心,毕竟这战场上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蒙恬安慰道。

    “我明白。”燕休低声说道,“只是明明已经死了那么多人了,能救一个也算一个吧,而且,吕安也算是我在这里的一个朋友啊!”

    “明白。”蒙恬点点头。

    “将军,马车备好了!”

    帐外传来裴光的声音,几个人赶紧把吕安抬到了马车上,燕休也跟着上了马车,然后回头对蒙恬说道:“蒙将军,我想既然这里是头曼的大帐,而吕安他们都在这里受了这么重的伤,应该是头曼做的吧。”

    “恩,看样子是的。”蒙恬回头看了一下躺在床榻上的女尸,“而且那个女人也被杀死,只能是头曼报复之举。”

    “其实,我有点后悔自己出的这个计策了……唉。”燕休长叹一口气。

    “兵不厌诈,这没什么好自责的。”

    燕休没有回答,而是对着车夫说话:“走吧!”车夫听见燕休的话,一抽马鞭,飞快的往秦军大营方向奔去。

    蒙恬看着燕休远去的背影,微微摇摇头:“燕休为人太过仁义,哪怕是对敌人也是如此,未来可能会成为你的软肋啊!”

    ……

    燕休和裴光带着吕安赶到了秦军大营,立刻安排医工给吕安治伤,虽然医工们都有些信心不足,但还是竭尽全力的救治吕安。

    “燕长史,你先去休息吧,忙了一天了,我在这里盯着就行。”裴光安排好事情之后,对燕休说着。

    燕休也确实累了,又是打仗又是吐的,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于是点点头,走向了自己的帐篷。

    虽说是休息,但燕休一点也睡不着,身体和精神的疲乏让他头疼欲裂,就算是闭上眼睛,脑子里也不断的回想着那些惨烈的景象。

    我到底适不适合这个时代?这是燕休脑子里思考的问题,看到那些人被火烧死,被箭射死,被刀剑砍死,燕休的心理压力特别大。和亲之计是自己提出的,出尔反尔也是自己设想的,这不是和后来的刘邦一样吗?也是出尔反尔包围了项羽。

    不行,回到肤施城以后还是要去那条河试试,如果能通过那条河穿越回去就最好,要是不行也让自己死了这条心!

    思谋已定,燕休终于有了一点瞌睡的感觉,闭上眼睛慢慢睡去。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裴光叫醒燕休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

    “燕长史,吕安醒了!”裴光一脸喜色。

    燕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翻身下床就往医工的营帐跑去:“刚醒的吗?是不是已经脱离危险了?”

    “是刚醒,但医工说还要观察,伤口实在太大,感染的风险很高。”

    “能醒就说明他能活下来!”燕休开心的说道。

    两人很快就进到了吕安所在的营帐,看着已经睁开眼睛的吕安,燕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他赶紧走到吕安的身边,轻轻拉住吕安的右手:“吕安,你终于醒了!”

    吕安十分虚弱,也说不出话来,只是嘴稍微动了动,却没有声音,最后只能眨眨眼,表示自己明白了燕休的心意。

    燕休也点点头:“你好好休息,等你恢复了,我们再好好聊聊!”

    说完,燕休又转身对医工说道:“各位,吕安就拜托你们了,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把他治好!”看到医工们都点头,燕休才放下心来,拉着裴光走了出去。

    “裴光,这里毕竟不是肤施城,咱们还是要尽快赶回城里,这样才能有更多的药物来治疗吕安!我们都赶紧去收拾一下,争取今天晚上就赶回去!”

    “诺!”裴光点点头,转身收拾东西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