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都怪你那天在小树林毛手毛脚的,好像被他看见了。”一个娇媚轻柔带着嗔怪的女子声音说道。

    “被那废物看到了?不会出什么岔子吧。”一个男子声音担忧问道。

    “不会。那天不是云家的大小姐来退婚嘛,我假装劝慰了他几句,他很满意地走了,也就那点德性了。”女子轻佻道。

    “嗯。不过小不忍则乱大谋,这段时间我们少见面,免得出岔子。嘿嘿,魏子安伤势渐重,活不了多久了!”

    男子阴沉说道:“到时候,有大长老和三长老的支持,魏瞳绝对会顺利继承新家主之位,成为魏家有史以来第一个不会修炼的家主!届时……”

    女子接口道:“届时,便是我的机会了。你瞧这个。”

    “嗯。今天云家大小姐来退婚时,送的赔礼?”

    “呵呵呵,正是。那小子对我死心塌地,连通脉丹这等宝物都眼巴巴跑来给我。等他成为家主,这偌大的魏家,还不迟早到我手里。”

    “哈哈,好!”

    两人放肆的笑声,从一个墨黑色的矩状匣子中传了出来。

    魏家的一栋不起眼的精美院舍后方,一群黑衣人鬼鬼祟祟藏在这里,正是魏瞳带来的人。

    管家兼保镖严冲满脸阴沉地合上千里传音匣,凛然道:“家主平日里待他们不薄,想不到这两人居然敢谋图魏家家业,果然狼子野心。少爷,我现在进去结果了这对狗男女!”

    “哎,不必。”魏瞳淡定地摆了摆手说道。

    这你都能忍??

    几个黑衣劲装的家主亲卫表情失望至极,心想自家公子性格怯懦,还对那女人抱有幻想不肯下杀手,可怜家主英雄一世却虎父犬子,却看到魏瞳表情狰狞地卷起袖子恶狠狠道:

    “等老子亲自动手。”

    众手下顿时刮目相看,心中一阵激动,公子总算稍微有点男子气概了。

    严冲却皱着眉头劝阻:“不妥。少爷,魏明已有炼气小成修为,习得通阳剑诀,你不能冒险,还是由属下出手最为保险。”

    “这样么,好像是有点麻烦。不过我早有准备。”

    魏瞳摸了摸下巴,阴险一笑。

    他对这个世界的实力了解到一部分,武者修出气感后,炼气小成虽然只是武者的入门级别,但力超百斤,有徒手搏杀虎豹之能,对付自己这类‘普通人’,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轮回符上似乎并没有明确规定必须亲自动手。

    但魏瞳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冒险,亲自动手拿人头比较妥当,况且就算敌人硬件实力高于自己又怎样?区区炼气小成的弱鸡,就不信阴不死他!

    魏瞳翻了翻自己的口袋,拿出一把暗红色的古怪檀香点燃,味道极淡的轻烟从窗户传了进去。

    见这一幕,严冲忽然想起了昨天晚上自己的惨痛经历,眼角抽搐了一下,暗自嘀咕:“怪了,以前居然没发现,这小子在身上藏了这么多迷药。”

    严冲自然不会知道,这是魏瞳穿越之后才收集起来用以自保,原本的魏瞳可不会这些‘小手段’。想他堂堂炼气巅峰的高手,居然被一包迷药给弄倒了,说出去简直没脸见人。

    不一会儿,里面的说话声便停了,显然迷药奏效。

    魏瞳忽然想起一事,低声问了句:“严叔,我的蝉翼晶剑带了么?”

    “在这。”

    得到肯定答复后,魏瞳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里摆了一桌精致的酒菜,一男一女依偎着晕倒在桌子上,杯翻壶倒。

    两人俱是衣衫不整,女方更是脱得只剩一件肚兜,雪白粉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身后传来两名护卫不自觉吞咽口水的声音。

    魏瞳眼睛一眯,心中忽地腾起一股无名妒火,暗自冷笑,看来身体原主人对这女人还真是死心塌地得很。

    此女便是魏瞳前身的青梅竹马,秦梦儿,乍一看的确是相貌出众,传闻其来历神秘,疑似某位故友之女,从某种方面来看这就像是个童养媳。

    旁边那男的叫做魏明,是魏家二长老的孙子,觊觎魏家家主之位已久,乃是标准的炮灰反派一枚。

    鬼知道为什么堂堂官配会自甘堕落和反派混到一起,不过魏瞳也懒得深究,本来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这两人便已上了必杀名单,如今偷听到似乎还觊觎自己的家产,便更是连一点良心的谴责都不会有。

    假意看了看四周,魏瞳提起一把短刃,便要刺穿少女的心口,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然后在即将刺穿的瞬间,忽然停住,自暴自弃似的将匕首扎在桌子上,拿起酒杯发脾气似的砸在旁边的屏风上。

    严冲疑惑道:“少爷?”

    魏瞳走到他身边,如同大败而归的小孩,把头埋入这位长辈的肩膀哭道:“算了严叔,我还是下不了手,呜呜呜……”

    几名护卫面色尴尬。还以为终于凶性大发了呢,结果就这样?

    却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魏瞳在‘哭诉’的同时,捏住严冲的手指,指向了房间里面的一扇山水画屏风。

    屏风下半部分被魏瞳的酒水洒到了几滴,出现几块极小的透明斑点,但以严冲的眼力,立刻发现被酒水沾湿的一片衣角嗖的一下缩了回去。

    严冲悚然一惊,有人藏着!

    从进来到现在,居然没有感觉到半点气息波动,若非魏瞳提醒恐怕还蒙在鼓里,这绝对是个高手!这是何人?何时混入的魏家?

    ‘至少炼气巅峰,与我同阶。撤吗?’严冲嘴唇微动,传音入密。

    魏瞳表面上继续哭诉,在严冲手心写道:‘有把握杀死对方?’

    严冲眉头一皱:‘拖住没问题,杀死很难。’

    炼气巅峰的高手观察入微,一身武功融会贯通行云流水,除非事先埋陷阱,否则很难击杀。

    魏瞳却笑了:‘那就够了,动手!’

    屏风后面忽然发出一声惨叫,一名黄衫美妇面无人色地跳出来,双手仿佛被腐蚀一般血肉模糊,满脸杀气咬牙切齿:“竖子找死!”

    “家主的独门秘药腐骨散?对了,是刚才那杯酒!”

    严冲脑海中惊雷般闪过一串信息,不由对魏瞳暗赞一声,身形一闪便如大鸟般跃到美妇身前,双手一抖便有道道剑光如匹练般斩出,将中年美妇彻底笼罩在剑势之下。

    “八方风雨剑!雕虫小技也敢献丑……卑鄙小人,若非暗算,我随手可杀你这蝼蚁!”

    饶是那美妇如穿花蝶舞一般连连奔走,严冲手中之剑仍如跗骨之蛆一般牢牢锁定她,眨眼间便在其身上留下几十道血口,原本气质端庄的妇人已经化作一个狰狞血人。

    她暴怒出手,居然以肉掌接住铁剑,一抓将其打碎。严冲闷哼一声,返身一脚从上劈下,直接将美妇脚下的地面震碎,旋即又被扑上来的妇人缠住。

    这妇人看似气质娴静,出手竟宛如野兽般凶狠。

    两人交手时如同狂风乱舞,几个护卫亦是看得目眩神迷,纷纷拔刀冲上去远远地围起来,却根本插不进手。

    不过虽然跟不上那两位的出手速度,却能判断出严冲占了上风。

    便在这时,异变陡生!

    原本应该昏迷过去的魏明与秦梦儿两人,忽然同时暴起,疾步奔走冲向魏瞳,两把明晃晃的长剑锋利难当!

    “不好!”

    “救公子!”

    对方居然是假装昏迷,众护卫反应过来,齐刷刷返身支援,但为时已晚。

    魏、秦二人虽是后辈,却天赋过人,与他们一样有炼气小成的境界,而且家传绝学,出手凌厉,直取要害,显然是要“先诛首恶”!

    “一群白痴!”

    魏明眼中露出讥讽的笑意,前方魏瞳露出的惊恐表情更是让他畅快无比。

    “废物,早就想弄死你了,只不过苦于没有理由。如今你居然还自己送上门来,敢暗算我,杀了你,谁也挑不出毛病!”

    下一刻,魏明一剑刺穿魏瞳左胸,但他却根本没有任何欣喜,反而呆滞地低下头。

    自己的心口中间,突兀出现了寸许长的伤口,后心更是露出长长一截剑尖,直接被捅穿了心脏。

    “这是……什么东西?”

    魏瞳吐着血冷笑道:“以为我会告诉你?下地狱去吧。杂种。”

    “你……我怎么会……死在一个废物手上,我不甘心……

    魏明似乎是觉得自己应该还能站着,往后退了两步,但身体已经率先倒了下去,死不瞑目。

    两人一死一伤,慢了半拍赶到的秦梦儿发而躲过一劫,她诧异地看了眼魏瞳手里的剑,除了白色的剑柄外,便只有半截看起来像是漂浮在空中的剑刃,美目流转,狐疑道:“这是魏叔叔的蝉翼晶剑?”

    “哼,眼力倒是不错。”魏瞳冷笑。

    蝉翼晶剑以特殊材料打造,通体透明无形,魏瞳正是知道以自己的身体素质,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打赢魏明,索性不闪不避,就等着对方往刀口上撞,仗着‘无形剑’的优势,成功以伤换命。

    这时,后方的护卫已经赶到,可秦梦儿头也不回,挥手一剑甩过,四人喉间同时炸裂一条血线,萎顿在地。

    此女实力竟犹在魏明之上,同样是炼气小成,可这四个刀口舔血的打手连她一招都接不下。

    秦梦儿看着魏瞳轻声叹气道:“可惜。你若是早些表现出这般智谋,我又何必去找那个蠢货合作。”

    胜败已分,严冲与秦梦儿的那位长辈仍在缠斗,魏瞳必死无疑。

    魏瞳苦笑:“多说无益。事到如今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究竟……”

    是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么?

    秦梦儿脸色一黯,柔声道:“好吧,让你死得明白。我真名叫林月晴,是林家安排在这里的暗子。”

    林家与魏家同样是浔阳城三家族之一,在许多地方都是老对手。

    “呵呵,原来是林家小姐,居然舍得将女儿送出来给我当老婆,而且能瞒过魏家所有人,好计策,好气魄。”

    “虽然对不起你,可大家立场不同,怪你怪你命不好,下辈子投个好胎吧。”

    林月晴俏脸含煞,抬掌便要结果魏瞳,可魏瞳忽然转口道:“不过林姑娘,我要问的可不是这个问题。我是想说,中了噬心毒散,身体由内而外慢慢坏死的感觉,舒服吗?”

    “嗯?什么,我……”

    林月晴神色剧变,扯开衣领一看,几道粗大的黑色脉络狰狞地附在体表,恶心、抽搐、麻痹、眩晕等等感觉一股脑儿爆发了出来。

    “啊!”林月晴扭曲地大喊,一掌朝魏瞳打来妄图同归于尽,可气海丹田内一阵阵空虚,本该夺命一掌落到魏瞳头顶时已经变得绵软无力。

    “妈的,终于完成了,我——”魏瞳送了口气,下一秒,一道乳白色毫光将其淹没,耳边响起宏大且冰冷的声音。

    “复仇任务完成!考核通过!”

    “轮回者魏瞳,编号17414,新手任务开启!”

    伴随着浓烈的疲惫感袭来,魏瞳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水淹没,光影流转,恐怖的时间流逝感令人窒息。

    仿佛是经过了无尽岁月,但又恍惚间只有一瞬间,魏瞳再次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一个昏暗的牢房里,脚下是铺着秸杆的潮湿地面,正对面坐着一位道士打扮的年轻男子,正就着窗外的月亮观察其手中的半个馒头。

    见魏瞳醒来,年轻道士似笑非笑地询问:“啊,长太息以掩涕兮,人为何要吃饭兮?”

    魏瞳:“……咕~”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不吃饭是会饿死的呀!

    “请大师赏我馒头一个,感激不尽!”魏瞳很干脆地双手合十道。虽然好像那里不太对但是不管了!

    “很好,孺子可教也。施主你终于开窍了,叫师父吧。”

    “嗯?什嘛!?”

    (」゜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