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测者之错误穿越时空 3.绝望之中挣扎,坚强的女孩开始了与命运只见的抗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不过你刚刚不是才说过,只要放过吴晓伟那家伙,什么事都能够答应吗?只要你不反抗从了我,那我可以考虑考虑。”

    看吧,我猜的果然没错,这家伙就是怂了,只是碍于面子,不好在跟班面前认怂,所以才换做了胁迫的方式。

    让我无言以对的是,当肖百年提成这种提议时,洛小依居然真的犹豫了。

    就算是再想要为吴晓伟博取生机,也未免有些过了。

    还是说她想通过这种形式,来让时空产生新的分歧点,来覆盖造成吴晓伟死亡的分歧点。

    我会这么认为,可不是没有根据的。

    看到今天到目前为止的发展,洛小依必然了解到,世界线的收束已经开始。

    如此一来,仅是细微的改变或是逃避的做法,都已无法影响到世界线的收束,那么便只能通过产生新的矛盾,让时空再次产生分歧。

    以洛小依对“世界线收束”的错误理解,还有对吴晓伟的那份感情,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这全都是我个人的猜想罢了,事实如此,我可就不太清楚了。

    不从世界那里获取相关信息量,只靠我现有的信息量去解读,果然还是有些儿困难啊!

    在洛小依犹豫了好一会之后,我从她心灰意冷的眼神之中,看出了她放弃了反抗,似乎是选择了妥协。

    这都是源自我的猜想,至于洛小依会不会有别的打算,这我就不知道了。

    “这就对了嘛!”

    与我有着相同的理解,那么肖百年也肯定看出来了,认为洛小依是妥协了,于是又靠近了过去。

    只不过,即便洛小依同意了,可不代表我也同意了。

    小打小闹,吃点儿豆腐也就算了,想要干超过这个的话,我可就无法在继续袖手旁观了。

    在我浮现这种念头的瞬间,原本肖百年准备对洛小依做些什么的,可还没等他碰到呢,便有一颗电灯泡从天花板掉落,恰巧的砸中了他的麒麟臂。

    我虽然说了是恰巧刚好,但是这并非什么偶然,也不是肖百年运气不好,因为这全都是我计算好的。

    本来天花板上的灯泡,可不是在肖百年所处的那个位置,但为了制造具有合理性的意外,我才将其和电灯泡一并移动的。

    关于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原因很简单,只有仔细看过我前面的说明,相信不少人都会知道缘由。

    前面我就已经说过,洛小依作为这次时空扭曲的中心,她的存在很重要,我有必要保住她的性命。

    除此之外,我还有必要让她维持原有的信息量,所以我不会让肖百年这个人真对她做什么。

    在这里有必要强调一下,不论是未来还是现在,洛小依对这个世界都是很重要的存在,不仅是肖百年,换做是任何人,我也保持同样的态度。

    至于其他人会变成怎么样对说之前说过我要尽量保持时空的完整性,但其实这些都顺其自然就好了,反正能造成的影响也就那样。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念头,是因为目前我是站在世界的角度行动,那么有必要从世界的角度考虑一下。

    所以说,就算现在想通过突发意外害死肖百年,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只需要做到合理性便行,说不上有多么麻烦。

    只是以目前我站在世界相同的立场,没有到万不得已时,我还是要尽量维持原有时空的发展,因此我不会轻易害死肖百年。

    可如果真的到迫不得已时,我甚至会直接抹除肖百年这个人的存在。

    总而言之,肖百年现在对我还有用,我还是希望他不要太任意妄为才好。

    只可是,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更不知道在这么做下去,我可能会要他去死,所以他还是跟以往的行事风格一样。

    “靠,怎么这么倒霉。”

    我只是用电灯泡顶部导电部分砸在肖百年的手臂,并没有让电灯泡破裂,他除了感到有些痛之外,并没有受什么伤,所以在骂骂咧咧的说了句后,又想要对洛小依做些什么。

    我没有让电灯泡破裂,可不是出于心软下不了手什么的,纯粹是为了等一下吴晓伟到来时,肖百年能够置对方于死地,才没有让他的手受伤。

    ——看样子有必要再警告肖百年一下。

    当我浮现这样的念头时,又准备对洛小依做些什么的肖百年脚底下,忽然出现了一个香蕉皮。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个香蕉皮原本就不在那里,而是突然出现的。

    这么说好像有些不对,正确的说,是我从其他的地方,给弄到这里来的,就跟前面的电灯泡一样。

    虽说这只是小恶作剧,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可由于出现的太过突然,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

    在这些人之中,自然也包括肖百年本人。

    等到他们都发现的时候,肖百年脚底已经踩到了香蕉皮,重心不稳,脚底一滑,理所当然是摔了个四脚朝天了。

    那些跟班们看到这一幕,全部都傻眼了,看样子香蕉皮出现的太突然,他们都感觉到了不和谐。

    而为了让着一现象变得合理,我暗示了所有人一下,让他们的大脑去怀疑原本的记忆,那么相关色记忆便变得暧昧不清,我在给予其一种似曾相识的既视感,这使得他们所感到的不和谐感消失了。

    “草,那里来的香蕉!”

    肖百年气的都快炸了,站起身抬脚踢开地上的香蕉皮。

    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气昏了头,还是傻得想不到惨的依旧是自己,居然会抬起脚去踢香蕉皮。

    结果不难猜想,香蕉皮是被肖百年踢开了,只不过在同一时间,她又因为重心不稳,脚底一滑,又来了个四脚朝天。

    有必要说明一下,第一次摔得四脚朝天是我造成的,可第二次就跟我没有关系了,完全是肖百年自个气不过去。

    看到这一幕,现在所有人不是傻眼了,他们全都是一副无言以对的样子,忍不住用了看傻逼的眼神看他。

    我倒是不鄙视傻逼,可同样是无言以对,连我都没料到他会这么做。

    “操塌妈德,今天出门没看日历,竟然会这么倒霉,早知道看下日历,正事都办不成。”

    肖百年气的肺都快炸了。

    然而他依旧没有放弃,并且看他的样子,是打算把气撒在洛小依的山上。

    要不是为了让他等下对付肖百年,我都想直接弄个大点的意外,让他去医院躺几个月。

    可他不懂我的用心,还是执意要对洛小依做些什么,看样子我也只有下点重手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之前没占到便宜,反被肖百年暴揍的那名跟班,在我的暗示只下,“噗嗤”一声,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在肖百年连续摔倒两次的时候笑出来,不需要我继续暗示,就算是个傻子,也能够看得出来这是在笑谁了。

    何况肖百年虽然很笨,但是他可不是傻子,怎可能不知道是在笑他。

    只不过他们都可能会知道,这不是出自这名跟班的本意,完全是我的暗示起的作用。

    “你踏马的,笑什么笑,信不信我弄死你。”

    肖百年本来就已经够气的了,现在认为这名跟班是在嘲笑他,更别提有多气了,连杀死对方的心思都有了。

    “哈哈哈……老老大,你听我哈哈哈……”

    在我的继续暗示下,跟班爆笑不止,压根就停不下来,连气都快喘不过来了,想要解释更是难上加难。

    “你还笑,真当我好脾气的不成。”

    说这话的同时,肖百年额头青筋鼓起,双拳紧握,撸起袖子,暂时丢下了洛小依不管,向着那名跟班所在的方向走去。

    “还笑!看样子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会长见识了。”

    当肖百年走到爆笑不止的跟班面前时,他左脚不动,踏出右脚,一拳向着跟班打了过去。

    被吓到的跟班,那里会甘心被揍,下意识的便往后退了两步。

    就在这个时候,万恶的香蕉皮在我的驱使下,再次出现了。

    只不过,这次它并非是在肖百年的脚下,而是在那跟班的后脚跟。

    然后发生了什么,就算不用我的讲解,想必很容易也能想象发生了什么。

    虽说是这样没错,不过我还是有必要讲解。

    长话短说,结果是这样的,跟班后脚跟踩到了香蕉皮,重心不稳,脚底一滑,向后倾倒而下。

    与此同时,滑倒的脚则是向前扬起,然后我看到他的其中一只脚,刚好就命中了肖百年的胯下。

    现在结果不难猜了吧!

    “嗷呜!”

    肖百年被正中胯下,尝到了断子绝孙的滋味,这一刻我便听到了,他蛋疼的发出了不像是人的嚎叫。

    真的有那么痛吗?我心底感到一丝不解。

    尽管我以前便经常听说,胯下是男性智慧族群的致命弱点,不时还看到有人打架专门攻击胯下,其中尤为常见的,是体格气力不如男性的女性。

    但是我从来没被人踢重胯下,也没有人能踢重我的胯下,其中包括我自己,所以我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很痛。

    至于我看到过被攻击胯下的人,他们的反应也不是一致的,例如机器人、改造人、生化人、某些武林世家练就神功的人类,他们被攻击胯下,有不少都是若无其事的。

    不过这不能怪我太缺德,全都是肖百年这个人咎由自取,明明我都通过实际行动告诫他,若再想对洛小依做些什么,只会越来越倒霉而已。

    可他非但没有意识倒,还企图对洛小依做那些我不允许的事,那我只得让他暂时无法继续后续的行为。

    倒不如说,我没有让他去医院里躺几个月,或是没有直接杀死他,已经是我手下留情了。

    我只要做到我想要的结果就可以了,这下子肖百年就没有办法在对洛小依做些什么。

    洛小依是安全了,只不过踹了肖百年的那个跟班就倒霉了,即使他因为蛋疼,没办法揍对方出气,可是他却可以让其他跟班为他出气。

    结果就是那个人被打的起不来了。

    看到这样的结果,我不由得觉得自己做了不明智的选择。

    之后不久,我还要他们一同对付吴晓伟呢!现在被我挑破离间,这群人起了内讧,接下来还能一致对外么?

    可是刚刚如果我不做些什么,那么现在洛小依可能已经被糟蹋,之后的事情也会随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衡量一下状况,我又认为我这么做,不是无谋还十分明智的,至少目前的状况,还是在我能够控制的范围,可要真让肖百年对洛小依做些什么,所产生的时空错乱,是不是在我能够控制的范围,我也没有多大的信心保证。

    由于在我的算计下,肖百年在看上的女人面前都了这么大的脸,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之内,便没有在去理会洛小依。

    至于其他人,他们都是肖百年的跟班,何况之前有被我暗示的倒霉跟班做为前车之鉴,在没有他的允许,他们连碰都不敢去碰洛小依一下,更遑论对洛小依做些什么了。

    现在洛小依的处境,可以说是十分的安全,我也不需要多操心这边了。

    另外关于正在赶来的吴晓伟那边,该怎么说的,可能真的是受到了世界线收束的影响。

    虽然我身处于这里没错,但是我却清楚的知道,在赶来这里的路上,吴晓伟的确遇到了不少麻烦,有时候还险些被卷入意外事故。

    尽管那些都是小事故,不至于会造成致命伤,但是却很有可能会造成不小的伤害,从而无法到达这里。

    当然,要是我利用这些小意外,很容易就能让吴晓伟因事故身亡,只是这并非我想要的结果。

    让一切具备合理性,努力减少时空的扭曲,便是我现在站在世界同一立场最应该考虑的。

    考虑到吴晓伟在洛小依看不到的地方死去,可能会使得我所预想的结果大打折扣,加之其死亡的时间还没有到。

    时间这点我有必要保持不变,于是我还是帮了他一把,让他每次都是有惊无险的避过了这些小事故。

    说是这么说,其实在我帮吴晓伟有惊无险的避开意外的同时,为了拖延些时间,我有让其多遇到了一些麻烦。

    原因吗?

    因为我知道,肖百年拖延不了多久的时间,别看他们这边人数占了优势,可是论实力的话,这么二十多号人,还不够吴晓伟那个人打呢!

    为了吴晓伟死亡的时空,能够与上一次的时空叠合,我需要准确死亡时间吻合。

    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原本只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吴晓伟却被我拖延成了两个多小时。

    这可让肖百年这群人好等,期间他还想对洛小依做些什么,幸运的是我没有离开这里,所以在第一时间里,我又给了他一些教训。

    该让我怎么说他好呢?

    肖百年这个人,真是不懂得吸取教训,为了警告他别动洛小依这个女孩,我让他的运气变得很差,每次都会出现一些小意外。

    可他倒好,完全不接受我的警告,在之后始终不愿放弃洛小依,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得让他再一次尝到断子绝孙的滋味。

    当然,为了符合合理性,我所选中的目标,依旧是那名跟班。

    有人或许会问我,这合理性在哪里?也没有那么复杂,其实很简单,就就因为一个人犯蠢,可以当做是时运不好,很容易便能被接受,可要是多人接连犯蠢,我再怎么极力掩饰,也会有人察觉到不对劲。

    前面我就已经指出,合理性便是为了能够被接受,而相对于记忆而言,本来就是暧昧不清的东西,能被接受的记忆便是事实。

    解释到此告一段落时间回到现在——

    此时,吴晓伟根据肖百年提供的地址,来到了这栋废弃大楼里。

    “是你!”

    “没错,就是我……”

    “几天前被我一拳打飞的家伙。”

    听到吴晓伟有些惊讶的话语时,我知道肖百年接下来的话语,原本是想要好好装个逼的,只是我料他没想到的是,这逼还没装成呢,就被吴晓伟给打脸了。

    事实上,不仅肖百年没想到,连我也同样没料到。

    按照基本的套路,吴晓伟刚到这里登场的时候,不是因为装酷,让吴晓伟放了洛小依,然后再说一句“有事冲我来”。

    虽说是老掉牙的套路,可明明按照套路做的话,相信对于有基础感情的洛小依而言,而给予其不小的安全感,并同时加深双方的感情。

    这件事让我想起曾经在某个世界里,听到过的一句名言——不按套路来的家伙才是最坑爹的。

    现在我才总算明白,这句话说得很实在。

    “你这家伙……”

    这下子肖百年被气的不轻,脸色阴沉似水,被气得脸都变青了。

    他生气成这个样子,其实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本来洛小依被吴晓伟该泡走,他就已经够气的了,现在又误以为吴晓伟是故意的,肯定是气得快炸了。

    尽管我没有与生气相关的信息量,可我还是能以客观角度去看待,毕竟我本身就是以客观的形式存在的。

    “还傻站在干什么,都给我上。”

    听到肖百年快要发疯的样子,将他簇拥在中间的跟班们,不敢在这么观看下去,于是他们不分先后,纷纷向着吴晓伟靠近。

    由于人数占了优势的缘故,他们完全没有一点儿紧张的样子,然而很是随意,有好几人嘴角还带着玩味的笑容。

    本来我就知道他们没胜算了,现在他们还这么随便,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他们被打趴下的场景。

    结果不出我的意料,不出五分钟的时间,他们便全部已经被打趴下,没有一个还能站得起来的。

    对面要说完好无损站着的,也就只剩下肖百年一个人了。

    我倒不是想说肖百年有多厉害,他之所以能完好无损的站着,纯粹是因为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跟吴晓伟交过手。

    而当他见到自己找来的人,被吴晓伟三下五除二的全部打趴时,我看到他脸上写满了震惊,显然是之前未曾想过吴晓伟居然这么厉害。

    我想肖百年现在一定很庆幸吧,之前在学校时没有跟肖百年动手过,否则现在他的手下,就是他当时惨状,并且还是要在全校学生面前,那肯定比现在的手下还遭。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我想他也没有办法庆幸了,毕竟其他人都被打趴后,接下来毫无疑问,便是轮到了他。

    “你,你想要干什么?别过来。”

    ……这让我该说什么才好呢?

    在吴晓伟走近过去时,肖百年可是被吓得不轻,明明手上就有洛小依这个人质,只要利用威胁一些就好,那里需要怕成这样。

    要不要暗示他一下呢?

    好好的想了下,我觉得还是算了,要真的那么做,接下来怕是只会让情况僵持,浪费不必要的时间而已。

    现在所谓世界线收束的时间,差不多也快要到了,僵持的情况可不怎么好。

    “洛小依。”

    然而吴晓伟并没有去理会肖百年,径直的向着洛小依跑去,帮她把嘴上的胶布小心翼翼的撕了下来,然后才解开了她手脚上的绳子。

    “笨蛋!笨蛋!”

    刚被解开绳子时,洛小依埋着头,眼泪从她的脸颊滑落,嘴中念叨着这么一句话。

    “怎么了,是不是弄疼你了。”

    吴晓伟变得手忙脚乱的,这我到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很少安慰过人的他,笨手笨脚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安慰。

    “不是让你别来的吗?不答应我今天不出门的吗?为什么还要来,你这个骗子。”

    洛小依扑到吴晓伟的怀里,她双手捶打着对方的胸膛,大哭大闹了起来。

    “对,对不起。”

    “我要和你分手,我再也不理你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洛小依嘴上虽这么说,但是我知道这只是违心话而已,相信吴晓伟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没有把话当真,才没有在听到这话时离开,而是任由着洛小依哭闹着。

    只可惜,他们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该做我该做的事情了。

    “你这个家伙……”

    随着我产生的念头,不久前肖百年还害怕的不行,可下一刻他却因被吴晓伟无视而恼羞成怒。

    我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心理活动?

    这还用说,当然是我暗示肖百年的,否则之前还怕的要死的他,又怎么会下一瞬就恼羞成怒。

    而我的暗示,只是让他在某些方面自尊心变强罢了,以他那浮躁的性格,恼怒的情绪很快便取代了理智。

    “去死吧!”

    话音刚落,肖百年从地上站起来的同时,右手伸到口袋里,从中取出了一把小刀,然后便冲着洛小依冲了过去。

    看到这里,大概会有不少人有所疑问,为什么我让肖百年刺向的目标是洛小依?

    原因很简单,人的大脑有着自我保护的机制,当遇到危险时,大脑会在第一时间选择回避,如果直接刺向吴晓伟,即使肖百年跟他的距离很近,可是以他的反应神经,也很有可能会避开。

    刺向洛小依的原因,则是因为在外来因素的刺激下,吴晓伟的自我意识会取代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

    结果就如各位所见,面对威胁到生命的危险,吴晓伟不是第一时间选择回避,而是调转他与洛小依彼此的位置。

    简而言之,一切都如我计划好的一模一样,洛小依逃过了一命,刀子刺进了吴晓伟心脏部位。

    并且,时间上与第一次的时空吻合。

    “吴晓伟?”

    在我的暗示下,肖百年的行为太突兀了,洛小依很显然还没反应过来,眼神之中带着一丝茫然。

    等到她反应过来了什么的时候,眼睛转向了插进吴晓伟心脏部位的刀。

    虽然我是说了洛小依反应过来了,但是从她的眼神之中的不敢置信,还有整个人僵住,呆呆傻傻的抱着吴晓伟这点,是不是真的反应过来,事实上我还真不太敢肯定。

    “老,老大,你怎么杀人了……”

    “我……我杀人了?”

    比起还在愣神的洛小依,肖百年这边在被跟班提醒了之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低头看了下他沾上血迹的双手,吓得后退两步,然后脚软无力的跌倒在了地上。

    在他们还很慌乱的时候,洛小依却是还呆呆的站着,一两分钟前的表情,到现在依旧挂在脸上。

    看到这里我才明白,洛小依不是没有反应过来,而是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于是试图逃避现实。

    由此可见,我的目的是达到了,这次吴晓伟的死,所给予洛小依的打击,比上个时空要强烈上许多。

    事实上,要说全部都在我的预想之中,倒也不尽然,至少这次吴晓伟给予洛小依的打击,比我预想的要大上许多。

    自责、内疚、无力感等属于智慧族群的情感,这些都是在我的预想之外,打击的效果比想象的好,完全超出我预想这点,倒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只不过逃避终究是逃避,现实可不会有任何变化,到最后洛小依依旧还是得面对事实。

    逃避不但无法改变什么,还会让人变得软弱。

    就还比现在这样,好几分钟过去,最后洛小依还是无法逃避这一事实,泪水如决堤的大坝,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看着洛小依泣不成声的模样,我自然明白,对于眼前这名女孩而言,这样的结局很残酷,但这就是不争的事实,无论如何她也改变不了。

    兴许有人会说我很残忍,可从我的角度来说,我不认为自己很残忍。

    这么说似乎有些不对,换个方式说,我没有关于残忍的概念,有的只是其字面上上的意思。

    我的所作所为,全都只是为了纠正时空,这是我在接受世界的求援之后,所被赋予的职责。

    虽说我对于职责有所理解,却没有相关的概念就是了。

    可既然我已经决定扛起职责,那么我就有必要尽职尽责,尽量使得时空受到少一点的影响,否则我也不会考虑合理性的必要。

    总而言之,我不认为我的所作所为,跟残忍这两个字有任何联系,害死一个本应该已经死去的人,是为了让更多人能够存活,又何来残忍一说?

    就好比古代的英雄,他们一生的路沾染了多少献血,然而人们不会说他残忍,只会歌颂他的伟绩。

    白骨皑皑,英雄们又何尝不是以他人的牺牲,保护了想要守护的国家。

    我不认为我的行为,能够被称之为英雄,毕竟我不是为了保护谁,纯粹只是为了观察,可至少从字面上的意思,我无法将自己的行为判断为残忍。

    就算是残忍,我也不打算停手,现在我也无法停手,站在世界的立场,目前我是不得不这么做。

    原本我以为这次的事情之后,洛小依便会因为深受打击,放弃这次的时空之旅。

    然而事情并未如我预想的顺利,尽管洛小依由于吴晓伟的死深受打击,但是她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而是继续进行了下次的时空穿梭。

    第一次的失败,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何况这样的结果我也不是没想过,所以看到洛小依再次进行时空穿梭的同时,我紧跟在她后面,继续了第二次的时空穿梭。

    为了以防万一,紧跟在洛小依的身后,当我们都成功进行第三次时空穿梭之后,我第一时间确认了一下所处的时空。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世上没有百分百的事情,这是多数智慧族群的共同认知,亦是这个世界的一种定律。

    我会这么担心,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前面没有说过,那么我有必要在这里强调一下,进行时空穿梭,如果只是时间上有所偏差的话,那还没有什么,可是倘若偏离时空轨迹,可是有可能脱离这个世界。

    第二次的时空的话,我还不需要担心这些,当时的时空说不上完好,却也不需要担心太多,可是随着洛小依的第三次时空穿梭,现在的时空一下子变得不稳定了,稍有不慎的话,可能便会偏离这个时间的时空。

    患者是以往的话,我对这种并不少见的穿越可没有太大的兴趣,由着洛小依到别的世界也没什么关系,我会继续进行我对世界的观测。

    只是现在我是站在这个世界的立场行事,有些事情还是要优先考虑,我不想在这种时候出现差错,就算是杞人忧天也罢,反正我就只是防范于未然而已。

    地点,洛小依的闺房内,时间是六天前,凌晨六点半出头,时间与地点跟上次时空吻合。

    这次还是跟前面一样,我确保了洛小依穿梭到吴晓伟死亡之前,除此之外,我插手了其他事情。

    好比时间上与上次的时空吻合,这可不是巧合什么的,而是我进行了一下调整。

    我之所以这么做,自然不会是一时兴起,而是有目的的行为。

    我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让洛小依无法忘记,第二次时空里吴晓伟的死。

    那份撕心裂肺的痛,还有那份刻骨铭心的无力感,所给予她的打击,将会在这一次吴晓伟的死亡之后继续累加。

    不久前我也已经说过了,洛小依穿越时间的副作用,目前已经开始扩张,在这么反复循环下去,状况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当然,情况即使真的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我也不是没有应对手段,只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不想用那种方式解决。

    要知道,那可是比让吴晓伟反复死亡,还要残酷的许多。

    “不,不要!”

    一声惊恐的尖叫声想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闻声转身,视线集中到了发出声音的洛小依。

    此时的洛小依坐起了身,右手捂住了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喘气。

    大概是对穿越时空产生了适应性的关系,这次洛小依从睡梦中想来的时间,比上次快了许多。

    上次洛小依用了二十分钟有余,才从睡梦中醒来,而这一次,她只过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这时间相差了将近十倍。

    这是洛小依对穿越时空适应性的证明,但这仅是穿越时空对她的副作用有所减缓,可不代表时空的影响也会随之减缓。

    因此,该做的我还是必须要做。

    接下来的事情,基本上就跟上个时空一样,

    洛小依从睡梦醒来,在做了几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心态之后,第一件做的事情,便是坐到了房间内的电脑前面,然后快速的敲打起了键盘。

    上一次的时空里,洛小依并未做出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

    说是这么说也没错,事实上说要洛小依想做什么,可以肯定的是与吴晓伟有关。

    在不知道洛小依想要捣鼓什么的情况下,为了能及时做出应对,我还是留了个心,靠上去看一下她想要做什么。

    这不看猜不到,看了一下才知道她是在干什么。

    原来,她是在通过网络,黑入了肖百年家里的电脑,想要收集一些罪证,是打算通过揭发,让他们一家身败名裂吗?

    以洛小依的技术,黑入肖百年家中的电脑,简直是轻而易举,想要收集一些罪证,想必也没有什么压力。

    即便是被删除的文档,只要在一定时间范围之内,洛小依都能够将其恢复,就好比现在她所做的事情,就是在恢复一些被删除后的文档。

    以洛小依那个时代的技术,没过多久的功夫,就已经成功骇入了肖百年家里的网络,成功获取到了数量不小的文件。

    这些文件之中,其中有不少都能作为罪证。

    原本我以为接下来,洛小依在得到这些罪证之后,会直接把这些发到网上去,可她并没有这么做。

    在这些罪证之中,洛小依挑选了些罪名比较轻的,然后从电脑刻印一份在纸上,然后将其放到书包,便匆匆的去学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