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测者之错误穿越时空 5.重新步入正轨的命运,过去已经改变未来始终不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至于为什么是刀不是枪?

    毕竟这里是警察局,开枪的话动静太大,会把警察局里的其他人引来,到时候想要开脱就难了。

    这是我想出来的合理理由,然后暗示参与这次暗杀的人,否则这冲进来就是一枪,即便我有心想要保护洛小依和吴晓伟,恐怕也会变得力不从心。

    就算是在警察局,只要装上消声器,也未必有人能够听到,并且简单粗暴,不用怎么担心遭到反抗。

    刀子刺人虽没有太大声响,可如果被发现的话,势必会遭到反抗,那样一来声响未必会比枪声小。

    说到底,这房间似乎就是隔音的,根本就不要担心声响太大。

    让这个人接受我暗示的,还是因为我提前放大了他的自信——不过就是两个小屁孩而已,——自信放大的结果,就是自信变成了自负。

    自负让这个人变得很自大,他认为用枪太过小题大做了,还有那是在瞧不起自己,一把小刀就足以对付他们两个。

    再加上我的暗示,结果他才决定不带枪,而是带了把小刀,就想要杀了吴晓伟和洛小依。

    可就算是刀,他也差点儿就得逞,毕竟他也是货真价实的警察,只要不暴露出自己的目的,很难看出端倪。

    吴晓伟和洛小依注意到时,对方已经走到近前,并取出了刀子,还有他专挑的还是没有自保能力的洛小依。

    要是换做吴晓伟,就根本不需要担心,我也没有必要插手,反正以他的能力,自保的能力至少还是有的。

    在千钧一发之际,我只得提高吴晓伟的反应神经,让他在见到刚进来的这名警察取出刀子的同时,以比对方更快的速度,迅速的把洛小依还在怀里的同时,又用已经受伤的那只手臂,拦下了这一次的攻击。

    吴晓伟这边,他今天已经收了不小伤,此时双手也没有空闲,只是他似乎没有放过警察的样子,反应神经被提高的他,趁着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继续做出攻击之前,他抬起脚冲着对方的肚子,就是一脚重重的踢了过去。

    在这之后,双方又发生了争执,在赤手空拳的搏斗了几下之后,以吴晓伟从对方的手臂躲过而获胜。

    我这可不是说吴晓伟就这么赢了,他的获胜仅仅是第一回儿,也就是占了很大的优势,但是这仅仅是第一回儿,接下来还会继续,毕竟对方还没有认输,更没有放弃的样子。

    之后又有两个人,从房间之外走了进来,结果演变成了三对二。

    我们再看吴晓伟这边,洛小依根本不会打架斗殴,吴晓伟还得保护她,就结果来说,我想这连三对“一”都说不上。

    即便保护着洛小依,并且身上还有伤势的情况下,都不用我插手,吴晓伟也就没有占劣势,相反还占了些许优势。

    问题就是优势很小,并且在这之后没多久,明白赤手空拳的搏斗赢不了后,他们三人都找了样顺手的东西。

    跟赤手空拳的搏斗不同,挨一下可是会重许多,吴晓伟可不敢用手去挡,只得一昧的进行躲避。

    吴晓伟的应接不暇,让他们这边也能抽出手,于是便有一人脱离吴晓伟这边,冲着这次的最主要目标“洛小依”走去。

    “混蛋!”

    没等我插手,吴晓伟注意到有人向着洛小依靠近时,都还没等对方动手,就跟发疯了一样。

    他放弃的躲避,而是在硬挨了两下后,夺过了他们手里的东西,将两个人砸翻在地上,便扔下东西冲向另外一人。

    之前以一敌三的吴晓伟,在受了伤的现状下,他也变得有些力不从心,造成了他只能和对方缠斗。

    在跟对方的搏斗中,吴晓伟一不留神,便用了之前从对方手上躲过的小刀,刺进了对方的后背。

    事先声明,这次的事情,可不是在我的暗中作梗下,真的是意外事故,吴晓伟才会错手杀了人,与我可没有间接关系,更别说直接关系了。

    “吴晓伟,你没事吧?”

    洛小依在看到全过程,一时间愣住了,目瞪口呆的望着吴晓伟,等反应过来时,手忙脚乱的,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接下来该怎么办啊,虽然我们是正当防卫……”

    后面的话,洛小依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我想吴晓伟也明白了她后面想说什么。

    虽然他们是正当防卫,但是知道的人不多,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在场的对方还或者的两人跟洛小依。

    这些人在这里袭击他们,自然不会留下任何证据,洛小依的证词,到时只怕也会无效,另外两个人更不可能作证。

    换句话说,有些人只要抓住这事不放,让他们的正当防卫不成立,便能够以袭警与杀人的罪名,置吴晓伟于死地。

    “现在先别关这些了,这里已经不安全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趁着在地上的两人,还无法站起来的时候,吴晓伟急忙弄了些纸张,将手上的血迹搽干净,便抓起了洛小依的手,向着出口的方向跑去。

    那两个还趴在地上的人,跟我没有关系,现在还没到吴晓伟的时间,我也没有帮他们一下的念头。

    我是没有没有帮他们的念头,不过我没说没有害他们的念头。

    这么说法似乎不对,总之我并非是害他们,前面我才刚说过,吴晓伟还没有到死亡的时间,为了防止出什么意外,也为了把其他警察或同伙找来,我增强了两人的痛觉。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两个在挨了吴晓伟一下后,到现在还爬不起来。

    在洛小依离开房间之后,我也就没有理由继续在这里逗留,理所当然是紧跟在他们后面。

    不知道是杀了人,还是担心还有人想要害他跟洛小依的关系,离开这里的时候,他十分的小心。

    只不过他的小心似乎是多余的,为了能够在杀了他和洛小依以后,让其他人收拾一下现场,免得留下什么证据的缘故,这所警局里几乎所有的人,都被派遣出执行任何了。

    留下来看守的人,想必也是被支开了,都不用我出手帮忙,吴晓伟和洛小依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离开了。

    在我跟着洛小依和吴晓伟身后,一同掏出警察局之后,吴晓伟大概是担心有人在家里埋伏,他并没有让洛小依回家,而是将其带到了自己家里。

    原因大概因为他是孤儿,没有父母,房子都是跟别人租的,因为考虑到打个大概收入的关系,他经常会找一些房租较低,对比一下后,会看情况决定。

    因此他经常会换地方居住,就算是熟悉较好的朋友,也没几个知道他现在住在哪里,加之跟现在四周的邻居没有来往,就算肖常鸣那群人想要找到他和洛小依,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这也是为什么,吴晓伟会将洛小依带到他的家里。

    另外现在事情闹得有点大,距离吴晓伟死亡的时间又还有好几天,为了避免意外的发生,必要的时候,我也会加大他们搜索的难度。

    这样一来,他们还想要找到洛小依跟吴晓伟,就会难如登天了!

    我是这么认为的,只可是世界上没有百分百的事,事情会不会真的那么顺利,连我也不敢说有着绝对的自信。

    第一次进到男生的家里,就是自己喜欢的人房间,即便现在是状况很紧张的时候,洛小依也难免会有些不好意思,进到房间里是我就见到她四处张望,蹑手蹑脚的紧张模样。

    我了解洛小依现在的行为,可不代表吴晓伟理解,见到洛小依的模样,他关心的这么问了一句。

    “怎么了?”

    不合时宜的一句话,吴晓伟除了关心外,可没有夹杂其他的情感,我想这让洛小依更加的尴尬了吧,我只见她听到吴晓伟这句话,下一瞬脸刷的一下更红了。

    说起来,从这个世界那里获取的信息量得知,洛小依进行了有几次时空穿梭,可似乎从始至终,都未曾进过吴晓伟的房间。

    以智慧族群的来说,一般这时候会害羞才正常吧?

    要是以我的个人角度,我只想说,我无法理解她为什么会害羞,她又不是没进过异性房间,就连我跟着她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都已经见过好几次了。

    虽说是跟被人捡东西,还有就是亲戚家里就是了。

    暂且还是不要管我是怎么想,在智慧族群里,吴晓伟这个家伙也是属于很迟钝的类型了吧!

    “没什么!”

    本来洛小依就很紧张的样子,被吴晓伟这么一问之后,表情变得有些心虚的样子。

    “很抱歉,家里有一段时间没有整理了,确实是有点儿乱,你先坐下喝杯水,我现在就收拾一下。”

    就算因为没开灯,吴晓伟没法跟我一样看得清楚,才没注意到洛小依现在脸红的样子,可见到她的反应,也应该明白她的脸色不是难堪了。

    何况吴晓伟的家里,东西也没有多少,根本没有可以乱丢的东西,整洁的不像有人住,那里来的“家里乱”?

    “笨蛋!”

    洛小依撅起小嘴,轻哼了一声,气呼呼的就找了个地方坐下。

    这让我想起了智慧族群的一句话——迟钝活该一辈子单身——我是无法理解这句话啦,不过现在吴晓伟缺少体贴,破坏气愤的情况,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吧!

    之后为了收集到罪证,能够有能力与肖常鸣对抗,在找到这处安全的地方,休息了半天,吃饱喝足之后,洛小依和吴晓伟主动联系了承诺保护他们的警察。

    “喂!”

    主动打电话的吴晓伟,在电话接通之后没多久,也就是在他说出自己是谁时,被那么警方的人狠狠地训斥了了几句。

    “你怎么可以杀人!”

    “你太过冲动,做事前就不能保持一下理性?”

    “这不是给肖常鸣置你们于死地的机会吗?”

    然后还没等他解释,又被说教了一番,听了类似这样的话好几遍,才听到另一头停止了话语,冷静的询问究竟发生了。

    看样子这件事情上,警方那边也是很头疼的样子,这还是在对方了解全情,才理解吴晓伟的迫不得已。

    知道实情的人可不多,电话的另一头的警察是理解了,可是其他人可是不了解,现在都以袭警的名义,开始追捕吴晓伟跟洛小依了。

    这些吴晓伟到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我想他应该还是能猜到的,毕竟一失手都杀了人了,况且对方还是警察,纵然是对方先动手要杀他,可没有证据的状况下,这罪可不轻,警方会在第一时间行动也很正常。

    说是这么说了,可我没说这就是全部内情,警方之所以这么有效率的进行,是因为背后又人推波助澜,想要借着警方的能力,查到吴晓伟和洛小依的所在位置。

    这种争分夺秒的形式,由此可见肖常鸣是有多么坐不住了。

    也是,要是多给一些时间,让洛小依和吴晓伟收集到罪证,到时候再想做些什么,那可就晚了。

    再看看这边,洛小依之前承诺过,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通过网络,收集到罪证,这段时间给了肖常鸣缓和的时间。

    这是我对现状,不过不需要警方插手,肖常鸣的那伙人,就能够查到吴晓伟的所在位置。

    明白对面警方相信自己后,吴晓伟自然也没有隐瞒,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说给了对方听。

    我倒不是说这名警察有问题,可这并不代表所有的警察都可信,这也正是我说“没有百分百”的意外了!

    好比之前我就说过,肖常鸣那伙人之所以冒着危险,急着想要洛小依和吴晓伟的命,便是因为有人通风报信,将洛小依能够重新收集到罪证的消息,告诉了肖百年那边的人,才会这么快又有人要他两的性命。

    问题在于通风报信的人,是承诺保护吴晓伟和洛小依的那名警察的信任的人,就算吴晓伟很小心谨慎,没把自己的位置告诉警方那边的人,可是通话的时候,留下了电话号码,仍旧被那人告诉给了肖常鸣。

    然后不用我说,你们也能猜到了吧?

    肖常鸣叫了一大伙人,过了不到半天的时间,那伙人便很快找到了附近,并且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他们精神得很,不再是只带把刀在身上,而是还各带了把枪,这是不准备给吴晓伟和洛小依活路了。

    由于上次计划失败吸取到的教训,还有肖常鸣的再三叮嘱与威胁,他们的警惕程度十分的高。

    因此这一次,我无法像上一次一样,通过暗示让他们的自信变得自负,从而因大意错估吴晓伟的战斗力。

    换句话说,这次碰到吴晓伟和洛小依,他们不会用刀近身搏斗,而是会第一时间用枪。

    就算我有心想帮吴晓伟和洛小依,可仅仅是提高反应神经,效果可并不大。

    倒不是说我帮不了他,只是一味的提高他的反应神经,榨取他的潜能,让他能跟上子弹的速度,对我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问题,要躲过复数的子弹,他的身体会吃不消,只怕是还没有躲过所有子弹,便会因为身体超过负荷,先一步死翘翘了。

    更何况还有洛小依呢,要吴晓伟带着洛小依躲避子弹,换做是在神话或是在科技发达世界的改造人之类,那还比较好说一点。

    在这个科学水准低下的世界,如果我为了让吴晓伟和洛小依活命,将一个人的身体素质过高提升,那不符合这个世界的世界观,会让信息量产生矛盾,时空混乱会变得更加严重。

    间接无意识的因为也就算了,有意识的加速时空的混乱,以我目前站在世界相同的了立场,是做不到这种事的。

    最后我所做出的应对方法,便是通过其他人误导这伙人,让他们暂时无法找到吴晓伟和洛小依。

    而另一边,我只要在这边意识到之前,让吴晓伟和洛小依注意到危险,并提现退避三舍就好。

    好在计划顺利,一切都按照我多想的方向进行,在吴晓伟和洛小依被发现之前,警方安插在肖常鸣那边的内应,得知了他们的兄弟,先一步通知洛小依和吴晓伟离开了这里。

    紧接着警方那边的人也开始行动,向着这个地方赶了过来,这才迫使这伙人不敢追下去,而是选择了暂时撤退。

    因为这一次再次被发现的关系,洛小依和吴晓伟两个人,已经开始怀疑承诺保护她们两个的警察。

    可洛小依和吴晓伟在进过商量后,又考虑到,这次是警方的人提前通知,才能够大难不死。

    另外,在收集到罪证之后,需要得到对方的援助,最后还是又打了一通电话给对方。

    这是洛小依和吴晓伟最后一次信任,亦是对答应保护他们的警察的试探。

    至于警方那一边,又一次的行动暴露,也让他们怀疑其中有内奸,为了将这个人引出来,他们也开始了行动。

    之后的事情挺顺利的,不需要我的插手,警方那边的办事效率还是挺高的,或许也可以说是那个内奸给予立功。

    通过假的公用电话号码,用不了多久的时间,那个人便会通告肖常鸣,结果半路就被拦了下来,并被当场抓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吴晓伟和洛小依躲在安全的地方,都没有人发现他们是在那里。

    他们所处的地方,是吴晓伟初中时期经常跟人打架时,用来躲避风声的一处秘密基地。

    这个地方十分的隐蔽,加上周围的住户很少,只有几个朋友会偶尔来这里玩一下,被人发现的可能性就更低了。

    这里虽没有网线和电脑,可是他曾经在附近偷偷接了电源,所以这里还是有点用的。

    然后吴晓伟用自己的积蓄,到网吧那里买了台笔记本和网卡,所以就算是在这里,洛小依依旧能够按原计划的进行。

    要说弊端的话,那便是洛小依所进行收集罪证,耗费的流量费太高了,在这方面用了不少的开销。

    至于吃住方面,现在情况都很紧张,他们都没有挑剔吃住不好,饿随便的吃了点东西填饱肚子,困了就合上眼休息一样。

    以前吴晓伟的生活就很随便,这生活对他没有什么问题。

    洛小依的话,换做是现在所处时空的她,或许会吃不下睡不好,可别忘了,现在的她是从未来来的。

    不久前的洛小依,还曾因为连续好几天不间断的研究,都是随便弄泡面吃,困了就合上眼睡一会儿,跟现在的生活差不了多少。

    也正因如此,她的适应能力比吴晓伟还高,很快便能全身心投入工作。

    在洛小依工作的这段时间,吴晓伟则是在一个视野好的地方把风,只要有任何人接近,他都能够注意到。

    好在这段时间,都没有任何人接近,于是就这样,在我的观察下,洛小依和吴晓伟成功的度过了第三次时空的第四天。

    现在的时间,是第三次时空第四天,清晨七点不到,天都还没有全亮。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再过一小会儿时间,洛小依便能将肖常鸣的罪证收集齐。

    可就在这个时候,洛小依的手机突然响了,通过电话号码的备注,我知道那是洛小依的妈妈打过来了。

    有两天多没有回家,家里又被烧掉了,就算她的家里是在外地工作,也肯定接到消息了。

    我十分的清楚,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的,可不是洛小依的妈妈,而是肖常鸣那边的人。

    只不过我知道的事情,可不代表洛小依知道电话另一头发生了什么,她拿起手机接电话时,一边敲打着电脑,一边拿起手机耳边,歪着小脑袋夹住手机,然后双手继续忙活起来了。

    “喂,妈吗?我现在有事,腾不出手,有什么事等下我在联系你吧!”

    说着这番话的时候,洛小依又腾出了另一只手,准备在电话另一头做出应答,便立即挂断鲜花。

    也难过她会这么急切,也是,眼看罪证就要收集成功,按照现在的速度,最慢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

    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刚好被肖常鸣那边找上门打断,那变数太大了,一切可能因此前功尽弃了。

    可洛小依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以为在这个节骨眼打电话过来的父母,听到的却是一个放荡不羁的男人声音。

    “小妹妹,可总算是找到你了,可真让我找的好苦啊!”

    听到声音的瞬间,洛小依神情变得焦躁不安,双手一拍桌子,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你是谁?怎么会那这我妈的电话?我妈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虽然洛小依是这样询问,不过我想她应该很清楚,她的家人已经落在对方手里。

    既然他们的目标是她,为了把她逼出来,那么我可以肯定她清楚,现在爸妈都没事,只是就算如此,仍旧还是会感到担心。

    “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我可没有办法一一解答,你还是自己带上肖常鸣的罪证,来我这里走一遭吧,地点就在XXXX!”

    “等一下,我还需要三个小时的时间。”

    “赶个路那需要那么久,你想耍什么花样?”

    对于洛小依提出的时间,电话另一头的人似乎很不高兴,放荡不羁的口吻,一下子变得狠厉起来。

    按照这个情况,我看洛小依要是无法给对方一个满意的答案,遭殃的毫无疑问会是她的父母。

    “从这里赶到你那里,最快也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而我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办好,如果你需要罪证回去交差,那你就需要多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三个小时的时间还是很紧迫的,到你那里可能还要更久的时间。”

    “……”

    洛小依的这一番解释,看样子是说得很合乎情理,电话另一头的人听了,似乎是有些犹豫了,一时间没有的声音。

    也难怪对方会犹豫了,倘若肖常鸣交代的事情,他真的能够办妥,可要是没有把罪证拿回去,肖常鸣那边可不要交差,甚至有可能会怀疑他会以此来威胁,那么肖常鸣下一个除掉的人,也就会是他了。

    “喂,你听到了吗?要是没有罪证回去交差,肖常鸣那边肯定不会相信你的,所以这个时间你必须要等。”

    见电话另一头没有声音,洛小依显得有些焦急,却没有失去冷静,并且还有和我相同的见解,反过来以强硬的态度,为她自己争取多一些的时间。

    “小娘们,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男人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很是不高兴的样子。

    “我没有在威胁你,只是在叙述事实而已,如果你现在要我立即赶过去也行,可我没法将罪证拿给你回去交差。”

    “好,我就等你三个小时,不能再久了,还有记得你一个人来,最好别给我耍花样,不然你爸妈是什么下场,不需要我都说你也明白的。”

    “行,但你也要答应我,不准对我爸妈做什么,否则不仅肖常鸣,你们也别想好过。”

    “行,我答应你,在这段时间内,我不会让任何人动他们一根毫毛。”

    洛小依跟电话另一头的人,就这样双方达成了协议。

    说是这么说,我想洛小依也听出来了,对方所指的这段时间内,便是指在洛小依到达指定地点的时间。

    之后会不会保证她父母的安全,这点儿对方既没有保证,也没有提及。

    就算对方同意了,我想以对方那样的人,洛小依也不可以相信,大概是因为清楚这点,洛小依才没有要求其他的。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现在商量是在浪费时间,等到达现场的时候在商谈,还能拖延一些时间。

    这便是洛小依做出的考量,大概吧……百分之百肯定是没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我觉得还是很有可能得。

    事实上我也不太肯定,这只是我通过现状的局势,所做出的一个猜想。

    当然,我做出这样的猜想,也不是毫无根据的,至少我还是根据从世界那里获取的信息量,对洛小依的思维方式有所理解后,才所做出的一种猜想。

    也正因如此,我才对此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毕竟这仅是对她的思维所有了解,由我自己做出的一种猜想而已,把握什么的无法说百分之百肯定也很正常。

    “刚才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在洛小依电话挂断没多久,在外边把守的吴晓伟,一听到房间内的声音,立即就刚过来了。

    从洛小依慌忙的神情之中,多少可以看出不知情的她是这样理解的。

    可是我却是知道,事实上吴晓伟在电话挂断之前,就已经赶到这里了。

    正确的说,时间是在洛小依拍桌子时没一会儿,刚好回来看情况的吴晓伟,正确听到了里面的动静,只是他没有第一时间冲进来,而是在外边站着偷听罢了。

    所以说,洛小依跟肖常鸣打手的对话,吴晓伟全都听到了。

    “没……没有发生什么啊!”

    洛小依慌忙想要掩饰思绪,心虚的表情一不留心,就表现了出来,同时还下意识的把手机往后背藏起来。

    别说我知道内情了,就算我不清楚,看到她这个反应,也能猜到她有所隐瞒。

    我这种对洛小依一知半解的人,都能够从中看出端倪,对洛小依一直无微不至的吴晓伟,又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更何况刚刚的对话,吴晓伟一五一十的都听得清清楚楚了。

    “是嘛。”

    只是吴晓伟似乎没有拆穿的打算,他佯装成真的不知情的样子,说这话是也很是随意,没有一点儿质疑的口吻。

    这难免就让我有些好奇了,以吴晓伟的立场来看的话,按理说他不会让洛小依去冒险,那么必定会阻止才对。

    可是吴晓伟并没有这么做,相反还佯装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我从世界获取了与他相关的信息量,对他的思维逻辑有着近乎全面的了解,我也猜不透他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

    我猜不透这也难怪,毕竟吴晓伟现在的所作所为,跟他以往耿直的思维逻辑似乎不同,因此现在我对他的思维逻辑研究得透彻的结果,反而让我猜不透跟往常不同的他。

    “对了,等一下我要回家一趟,你就现在这里守着,不要跟着我。”

    要是不知道内情的话也就算了,但是吴晓伟跟我一样,都听到了洛小依刚才的那番话,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洛小依所谓的“回家一趟”是什么意思。

    “不行!”

    原本我以为吴晓伟会继续装傻,可是我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用如此强硬的口吻,否决了洛小依的话。

    这还是从交往以来,他从未做过的事情,平时他对洛小依几乎都是百依百顺的。

    虽说洛小依也没提过什么难为人的条件就是了。

    这让我越来越搞不明白,吴晓伟这么做的用意,究竟是为了什么。

    说是为了不让洛小依冒险,可他又没有拆穿,要是先这么做,态度在变得强硬的话,洛小依便可能会因为理亏,而变得弱气,甚至于服软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他压根没提及,只是一口咬定不行,还真是越来越不想他平常的作风,也让我越来越猜不透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我只是回一下家而已,为什么不行?”

    “现在是什么情况你还不了解吗?你这个时候能不能好好想一想,要是就这么回家不是暴露了行踪了嘛!”

    “你是个孤儿,又怎么可能明白我的感受。”

    难得的,一直对洛小依百依百顺的吴晓伟,一看就是妻管严的类型,可在这个时候,非但坚持自己的态度,还对洛小依这么凶。

    洛小依这边也是,从第一次时空吴晓伟死后,她的态度一直都很好,至少从我紧跟在她身边到现在,还未曾见过她对吴晓伟这么凶过。

    现在两人反常的举动,让我越来越搞不懂他和她想干什么,毕竟像这样异常的状况,就算不知情的人,都能够看出有问题。

    这演技方面实在太糟糕,最大的问题是,双方都没有注意到彼此的异常。

    这么说似乎不对,吴晓伟早就已经知道内情,佯装不知道而已,所以我肯定他是注意到了,只是他趁着这种局势吵起来,葫芦买的是什么药,以他以往的思维逻辑,我还真很难猜出来。

    要说没注意到的,也就只有洛小依吧!

    要是冷静一点儿想想,很容易便能注意到吴晓伟的反常,可是洛小依并没有注意到的样子。

    还是说,她以为自己的激将法奇效了?

    所谓“当局者迷”,这话说得还真是没有错,我根据现在的情况判断,只看出了洛小依被吴晓伟牵着走,吵架的氛围也是其带动了起来的。

    洛小依的激将法太明显了,任谁都看得出来,反倒是吴晓伟这边,以为了对方的安全为由坚决否决,一下子就让洛小依信以为真。

    造成这种效果的,还是吴晓伟刚出现时的装傻吧!

    合理的信息量,往往容易被人们所接受,相对的也会影响到他人的思考。

    现在洛小依的情况就是这样,误以为吴晓伟没听到与肖常鸣那边的对话,很容易就接受了他的理由,才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所以我才说,气氛是被吴晓伟所带动,而不是吴晓伟。

    “这又关我是孤儿什么事儿?”

    “又怎么不是了,我就是想爸妈了,想去外地看看他们,又为什么不行?”

    “我不是不同意你去见父母,可我们现在是在讨论安全的问题,想见你以后再去见不行吗?”

    “所以我才说,你只是个孤儿,根本就不了解我想见爸妈的心情。”

    看,我没说错吧,看似洛小依的无理取闹带动气氛,可在了解全部情况的角度,便会发现,事实上话题全部都是被吴晓伟牵着走。

    看似洛小依激怒吴晓伟了,不难看出,事实上却是吴晓伟激怒了洛小依,还利用了自己的包容,苦口婆心的劝解,让异常的态度显得很正常,这更让洛小依对他说出的理由信以为真。

    虽然我能够了解现状,但是吴晓伟这么做的原因,我还是想不太透,可以肯定的是为了洛小依着想的无疑。

    “都说这跟我是孤儿没有什么关系,难道你就对我是孤儿这点那么排斥吗?”

    “是又怎么样?我是排斥你没有父母,我就是瞧不起你,你难道没有自知之明吗?就你这种一无是处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跟我交往,还不就是为了其他人对比之后,能够更好的彰显我的完美!”

    “这就是你的真心话吗?”

    “是又怎么样,反正我的事情以后不用你管,你也没资格管。”

    “原来你是这种贱人……”

    说这话的时候,吴晓伟恼羞成怒,举起手就想要个洛小依一巴掌,可随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的样子,在到洛小依的面前时,手又停下来了。

    不得不说的是,吴晓伟这演技太逼真了,要不是我事先看出整个氛围,都是被吴晓伟牵引所致,就连我都可能会信以为真。

    尤其是恼羞成怒,气的举起手的一幕时,演得十分的逼真,仿佛真的中了激将法一样。

    最后在手快打到脸上时,那想起最近相处时光一样的神情,又无可奈何的抽回手的动作,更是将心里与矛盾展现的淋漓尽致。

    以此来收尾,既能让洛小依信以为真,也不用真的打下去,作为一个剧本的话,还真演得很到位。

    就是话说得有些毒了,不过要是不这么说的话,我想之后洛小依很快就会看出问题了。

    “滚,你给我滚!”

    洛小依被吴晓伟举动吓到,下意识的便喊了出来。

    “算我看走眼了,你根本就不配被任何人喜欢,从今往后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的事情我也不会管了。

    大概是为了让前面的演技,再添加几分逼真感,吴晓伟又说了这么一番话,然后才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见到这一幕的洛小依,条件反射似的伸出手,想要抓住那转身离去的背影,可却在下一瞬间,她的另一只手抓住了想要伸出的手,制止了她想要留住对方的举动。

    就这样,在吴晓伟还没从这房间消失之前,洛小依都一直低着头,都不敢抬头去看一眼。

    原因嘛!我想她无非就是生怕下一瞬吴晓伟回头,会看到她现在脸上失落的神情。

    直至吴晓伟离开这里后,又过了好一会儿,洛小依一下子躺倒在椅子上,眼泪悄无声息的从她的眼角滑落。

    “对不起,我不想说这么伤人的话,可是现在离世界线收束的时间越来越近,再把你卷进这件事,之后我会找机会跟你道歉的,不管你会不会原谅我……”

    按照我对洛小依的了解,我还以为她会因为说了过分的话,而像之前的时空中吴晓伟死去时一样。

    就算不至于痛哭流涕,至少也会因内疚而泪流满面,毕竟她对吴晓伟的感情很深,可不是那种人走茶凉,只留一声感叹的人。

    看样子是在经历了吴晓伟的两次死亡后,洛小依受到很大打击的影响下,精神方面的承受能力强了不少。

    我想说的很简单,也就是她就是变得坚强了。

    说真的,这样的结果是好是坏还真不好说,可如果以我目前的目的来说,这说不上是个好的结果。

    原因嘛,倘若洛小依变得坚强,那么那对于改变吴晓伟的念头会更加坚定,甚至变得坚定不移,那么想让洛小依回到原本的时空,只会是难上加难。

    现在洛小依待的这处地方很安全,我完全不需要担心这边的安全,反而是吴晓伟那边,在知道对方之后准备干什么之后,感觉他那边的安全问题才十个问题。

    另一边的状况,离开洛小依所在的房间,吴晓伟走出一段距离,在一处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主动联系了警方的人。

    “好,我会到约好的地方等你的人。”

    在我赶到他这边,刚好是讨论的差不多,电话快挂断的时候,所以我听到的也就这么一句话。

    只有这么简洁一句话,听到的人应该都会一头雾水,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在这里我就说明一下发生了什么好了,就在不久之前,也就是使用了反激将法的吴晓伟,在被恼怒的洛小依赶出房间后,他立即主动联系了警方。

    这些我前面说话,但为了讲解起到更好的效果,所以才在这里又重复说了一遍。

    在联系了警方之后,吴晓伟为了得到援助,将洛小依接到电话的内容,一五一十的告诉的对方。

    简单的商讨了一下之后,警方那边的人同意援助,吴晓伟也同样在这次行动的名单之中,因为被绑架的人是洛小依的父母,所以想要亲眼确认他们的安全才放心。

    当然,这次的行动很危险,警方的人本来是不答应的,可吴晓伟再三拜托,答应按照警方的安排,不会鲁莽行事,会按照他们的部署行动,才获得了警方那边的同意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上次警方出了内奸,现在能够被完全信任的人很少,为了防止行动暴露,最后无功而返,人手方面不足。

    吴晓伟本身很会打架,这点警方的人在之前的行动,他们都是有目共睹。

    在这之后,吴晓伟跟警方那边的人,又简单的跟他说明了一下部署后,便让他到附近的一处地方等警方的人。

    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

    也正因如此,在知道吴晓伟准备干什么时,我才跟上来看了一下,要知道现在吴晓伟死亡的时间还没到,如果出个意外,就让他提前死了的话,之后会变得很麻烦的。

    “对了,如果等一下洛小依打电话给你,记得别把这次的行动告诉她,顺便麻烦你拖延一下,在计划完成之前,别让她到现场那里去。”

    在警方那边的人,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我突然听到吴晓伟抢在挂断之前,用请求的口吻,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虽说吴晓伟无法跟我一样,看到电话另一边的人表情,可是根据对方毫不迟疑便答应的态度,警方那边的人也不希望洛小依涉险是很明显的,看得出他很相信警方的样子。

    因此在得到对方的同意后,吴晓伟挂断了电话,在离开这里之前,他又回头看了眼洛小依所在的房间。

    “对不起,我也不想说这么伤人的话,只是我不希望你再去冒险,等把这次的事情解决之后,我会找机会跟你道歉的,不管你会不会原谅我……”

    话说到这里,吴晓伟一个转身,不再回头的离开了,只留下一个背影之外,还留下了剩下的半句话。

    “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把伯父伯母完好无损的带回来。”

    看着吴晓伟留下的背影,让我不由的想起在纷争不断,战乱不止的年代,那些远赴战场之人的背影。

    我这么说,可能很难听出我想表达什么,所以我就只是说明一下好了,那些人往往一去不回。

    用这个世界智慧族群现代的说法,就是所谓的立flag。

    还好我跟上来看了一下,不然吴晓伟这立的一手好flag,只怕会让死亡时间提前。

    我是不知道立flag是不是真的很灵验,可就目前我所观察过的对象,就算立flag不是百分之百死亡的概率,差不多也有百分之九十九可能性是会死翘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